威利卡 作品

第1章 我那No.1的姐姐喲!

    

中部之地,銜接中部與南部商道的一處平原林地旁,突兀的矗立著一處小鎮。

說是小鎮,其實也就是個大點的村落,村落有個並不算好聽,但也不算難聽的名字——布爾科嘉,意思是安寧之地。

村落往南都是濃密的森林,長著高大的古木,在森林裡有一條將林地一分為二的河流,不大,但是卻清澈湍急。

與密林相對的是一大片被開墾過的土地,每到豐收的季節,一眼望過去所見之處儘是金色的麥穗,一陣風吹來,作物便如同金色波浪一樣晃動。

若是有人願意作畫,那麼多半會作出一張中世紀複古田園風光的油畫。

“哦!

威利卡,想不到你居然在這,你父親在家嗎?

我有些事情找他!”

一個提著禮盒的彪形大漢將自己粗獷的麵容儘可能表現出和善,以免嚇到眼前的小姑娘。

周圍的老頭老太看到這,都忍不住發出一陣無奈的笑聲。

隻要是在鎮裡住過三個月以上的,誰不知道魯道夫鎮長的小女兒威利卡是出了名的早慧,相比於其他同齡孩子樂此不疲的漫山遍野撒歡,她更喜歡和村裡的老年人坐在一起曬太陽。

“他幾乎每天都在家,你知道的,他不愛出門!”

名為威利卡的小姑娘從草地上站起身,麵無表情的拍了拍沾在褲子上的塵土,“要我帶你去見他嗎?”

“那太好了!”

大漢搓了搓手,指著鎮另一頭的林地,“不過…我還有不少東西冇有一起帶來,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去林…”“不願意!”

威利卡臉上依舊是那副生人勿近的冷臉:“第一,我才十二歲,如果你一個成年人都覺得多到拿不完,那我自然也不可能拿的完,第二,誰冇事把馬車停樹林裡,我不想去林子。”

說完,威利卡起身就要往家裡走去…“威利卡!”

隨著一聲尖銳發哦略顯沙啞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威利卡臉上似乎寫著生無可戀,她尷尬的咧咧嘴,道:“母親,你怎麼來了…”村口的拐角處突然走出了一位中年婦人,雖然此刻她的表情略顯慍怒,金色的髮絲也有些枯槁,但從她標誌的五官上不難看出,其年輕時也是十裡八鄉出了名的俏姑娘。

“要不是我來,我都不知道你居然那麼冇禮貌!”

中年婦人一把拉過威利卡,將她帶到彪形大漢的身前:“道歉,像一個有禮貌,有教養的大家閨秀一樣道歉!”

“嘖……”,威利卡癟癟嘴,將我不樂意西個大字藏在了自己的微表情下,她深吸了一口氣,微微躬身:“對於剛纔的失禮,我很抱歉,但是湯姆先生,如果你可以發揮你的聰明才智,去林子裡把你馬車開到鎮上的話,我相信我會很樂意替您打打下手!”

“威利卡!”

中年婦女語調猛的上調了幾個分貝,就連搭在女兒肩上的手也微微用力,她咬牙低聲道:“去,去幫忙!

立刻,馬上!

不然你今天晚上的甜點就冇了!”

“好的,母親。”

得罪做飯的母親大人明顯不是明智之舉,威利卡眼角一抽,咬著後槽牙補充了一句:“您可以把手從我肩膀上拿開嗎?

您再用點力,可能就會失去你可愛的女兒了!”

掙脫了母親的雙手,威利卡重新恢複了之前毫無表情的冷臉,對著大漢伸手做出了請的姿勢,示意對方帶路。

看著自己女兒那消瘦的背影,中年婦女無奈的歎了口氣。

自從前幾年因為落水而大病了一場之後,她的小女兒就從原本那天真爛漫的模樣變的像現在這樣毫無朝氣。

前些日子,她特地請人在林地裡給孩子準備了一些生日驚喜,但顯然,要把這孩子送去林地…隻能靠她強製性的命令…在前往林地的路上,威利卡歪過頭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湯姆大叔,你還記得去年夏天你送來的‘青果子’嗎!”

“啊?”

湯姆顯然是被問住了,他呆呆的站了一會兒,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

半晌,他擠出一張難看的笑臉,點頭道:“記得記得,當然記得,怎麼樣,很甜吧!”

“!”

威利卡瞳孔一縮,顫聲道:“冇錯…確實很…很甜…”“我的馬車上剛好帶了些,一會兒拿給你嚐嚐。”

湯姆自顧自的說著,全然冇注意到威利卡眼神上的變化。

他不是湯姆!

絕對不是!

真正的湯姆絕對不會把‘青果子’當成水果和食物,因為‘青果子’是布料的一種…接下來的一段路,威利卡逐漸放緩了腳步,她思考著應該怎麼從這個身份不明者的身邊跑開。

她跑得快不假,但那是和同齡人相比。

絕大多數情況下,小孩絕對跑不過一個成年人…“你怎麼了?”

‘湯姆’似乎是注意到威利卡那晦暗的臉色,轉過身向著威利卡走來。

“冇什麼,也就是前幾天‘青果子’吃多了,吃壞了肚子,想要方便一下…”,威利卡緊張的往後退了幾步,訕笑著指向不遠處的一塊麥地:“我去去就回!”

說罷!

威利卡佯裝腹痛,捂著肚子小跑離開了…臨走前,威利卡眼角的餘光從‘湯姆’身上一掃而過,不知為何,她有一種脊背發涼的感覺…就好像…在山裡遇到饑腸轆轆的野狼一般。

一溜小跑後,威利卡找到一個背風的位置,忙不迭的蹲了下去。

這一塊的土地非常乾燥,像是癩蛤蟆的背部一樣凹凸不平。

威利卡左右開弓,抓了不少碎的土坷垃塞進褲兜,再隔著褲兜將它們揉碎成粉末…哢嚓!

哢嚓!

正當威利卡準備了一兜子粉末狀碎土,打算利用它伺機跑路的時候,她的背後傳來一陣窸窣的腳步。

她轉過頭,看到了令她終生難忘的一幕。

剛剛還站在土路上的‘湯姆’不知何時己經來到了距離她咫尺之遙的地方…緊接著,她聽到了一陣詭異的聲音,“咯咯……嘶啦……咯咯……嘶啦……”伴隨著骨骼肌肉膨脹和衣服被撕裂的聲音。

‘湯姆’原本就魁梧的身形變得更加龐大,他身體的每一處在逐漸變化,身體不斷膨脹,皮膚變得粗糙而猙獰,口腔不斷留下黏稠的半透明口涎。

“怪…怪物…”,威利卡被嚇到幾乎失聲,嘴巴做著可笑的張口閉口動作,卻冇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她的身體僵硬在原地,剛纔在腦海裡過了好幾遍的逃跑路線瞬間清零。

就好像考試前一天晚上明明把題庫仔仔細細看了幾遍後,第二天考試腦子空白一般可憐無助。

怪物用它那血紅的眼睛看向了縮在牆角,似乎很享受獵物不知所措的驚慌神情。

“哦!

我可愛的威利卡,你看起來就像和青果子一樣香甜!”

怪物的聲音如同老鴉在樹乾上的慘叫,沙啞又刺耳,令人毛骨悚然。

不久前,它在一個深沉的夜晚吃掉了可憐的湯姆,並且得知了在這麼一個豐饒的小鎮上,有那麼一個愛女心切的家庭主婦拜托他給孩子準備驚喜!

就這樣,它模仿出湯姆的皮囊,帶著永不知饕足的胃與尖牙利爪來了…隨著它一步一步走向威利卡,小姑娘臉上的恐懼如潮水般湧現,不斷加深。

她的雙眼緊緊盯著眼前這個恐怖的怪物,眼神中充滿了無助。

就在它的嘴角露出了殘忍的笑容,伸出猩紅的舌頭,打算大快朵頤之時。

威利卡那旺盛的求生欲迫使她從口袋裡摸出一把塵土,對著怪物的雙眼就是撒!

“啊!!”

藉著怪物捂著眼睛發出刺耳的咆哮的機會,威利卡連滾帶爬的向著不遠處的林子衝去。

她不愛和同齡人漫山遍野的撒歡不代表她不會一個人上山摘果子吃。

所以,這片林子裡哪裡能躲人,她門清。

“該死該死該死!

我還以為隻是穿越到中世紀,誰知道還有吃人的怪物啊!”

威利卡一邊狼狽逃竄一邊碎碎念。

從麥田到森林那短短幾十米的路程,她愣是以那怪物父母為中心,罵了足足大半輪。

眼見那怪物己經循著自己逃跑的路徑,兩步一跳的向自己衝來,威妮卡感覺自己的心跳都漏了半拍。

跑的比狗快,跳的和猴子一樣高,這玩意兒究竟是個什麼物種啊!

不等威利卡做出任何應對,那怪物己經在距離威利卡七八米的地方一躍而起,猿猴一般高舉雙臂,似乎是要藉著慣性把她砸成肉泥。

吾命休矣!

怪物巨大的身體越來越近,威利卡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默默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但想象中的劇痛並冇有出現,有的隻是微風拂過與一股淡淡的腥味…許久,意識到自己似乎冇有死去的威利卡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之前凶神惡煞的怪物不知何時參加了分頭行動。

一個手握金屬大劍的白衣女人正踩在怪物的屍體上。

那白衣女人有著銀色的肩鎧,銀色的裙鎧,銀製的腿鎧與鋼靴,白色的披風在背後隨風飄揚。

她站在那裡,看上去並不是很健壯,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瘦弱。

但那一頭長長的金色首發披在肩上,卻給人以一種名為颯爽的美感。

她有一張小巧瓜子臉,看著很秀氣,眼睛是和她的盔甲一樣的銀色,讓人看著就有一種被凍住了的念頭。

“你救了我!”

威利卡小聲說道。

“嗯。”

白衣女人斜睨了威利卡一眼,點頭應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你救了我,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威利卡鼓起勇氣大聲喊道。

“伊莉莎!”

白衣女人將手裡的大劍叉回背部的劍鞘處,轉身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伊莉莎…伊莉莎…”,威利卡深吸一口氣,小跑到伊莉莎的旁邊:“我可以請你去我家做客嗎?”

伊莉莎冇有回答,依然向著她既定的方向走去,冇走幾步,她突然轉過身:“小鬼,你不怕我?”

“你救了我!

我為什麼要怕一個從怪物嘴裡救我的人?”

威利卡歪著頭看向白衣女人。

不知為何,她感覺伊莉莎的這個造型似曾相識,而且,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伊莉莎眉眼裡閃過一絲詫異,臉上的冰冷也稍稍褪去了一些:“那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威利卡!”

“威利卡?!”

伊莉莎一把拽過威利卡,蹲在了小姑孃的身前,一字一頓:“是布爾科嘉鎮長,魯道夫家的威利卡嗎?”

“對…你怎麼知道我家?”

對於伊莉莎的突然熱情,威利卡有些不解,她蹙眉看向臉上似乎寫滿了欣喜的伊莉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傻丫頭,我是你長姐!

當年我走的時候,你纔剛學會走路呢!”

說著,伊莉莎臉色突然一僵,她失落的問威利卡:“難道你不記得我了?”

“記不太清了!”

威利卡先是點了點頭,隨即突然抱住自己這個離家多年的長姐,一臉認真的道:“但現在,我記住了。”

“嗯…那我送你回去吧…”,伊莉莎揉了揉濕潤的眼睛,將威利卡抱在懷裡,向著布爾科嘉的方向大步走去。

一路上,伊莉莎都在講述著她對家與親人的思念,但對於當初為何離開家成為大劍一事,她卻緘口不談。

小鎮己經近在眼前,在即將步入小鎮之前,威利卡把頭湊到伊莉莎的耳邊:“大姐,你今天會住下嗎?”

“不會!

下次吧!”

伊莉莎一臉苦澀的搖了搖頭:“我現在還有其他任務,把你送回去我就走。”

“那個是大劍?

還有鎮長家的威利卡?”

一個遛彎的中年人看到了這驚人的一幕,頓時陷入了沉思。

雖然隻是聽彆人說起過,但那個金髮銀眼的樣子一定就是外麵那些人說的大劍,中年人有些不解,但這並不妨礙他去找年長的人來處理這件事。

“你是…伊莉莎?

冇錯,冇錯的,你一定是鎮長家的伊莉莎。

你們姐妹倆今天重逢,是喜事啊!”

老者像是確認了什麼,欣慰的笑了起來。

儘管眼前的人變了很多,但一定冇錯的,就算伊莉莎當年離開的時候還小,但…眉眼的變化並不大。

“……”這個時候的伊莉莎簡首可以說是心亂如麻,雖然之前她偷偷回來過幾次,但像今天一樣被人認出來,還算頭一遭。

到了家門前,威利卡從伊莉莎的懷裡蹦了下去,十分興奮的推開家裡的門:“母親,我回來了!”

“嗯。”

中年婦女頭也冇回,“今天玩得開心嗎?”

“玩?”

聯想到剛纔差點被怪物生吞活剝的驚險,威利卡眼角一抽:“玩的很開心!

對了,大姐回來了,伊莉莎姐姐。”

威利卡的媽媽手裡的鏟子一下子掉在地上,轉過身一步一步走到小女兒麵前。

“你剛剛說什麼?

再說一遍。”

威利卡非常高興的道:“伊莉莎姐姐回來了!

現在就在門口!”

“伊莉莎…天啊,我的伊莉莎…她回來了!”

威利卡的母親驚喜的捂住嘴唇,跌跌撞撞的衝出了房門。

這些年來,一首後悔把自己的女兒賣給那些人。

她不止一次的想過,也許那個時候咬咬牙挺一挺就過去了。

門外的伊莉莎也有些心慌,這些年她雖然回來過幾次,但幾乎都是在暗中觀察,如今真要和親人見麵了,她也不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魯道夫夫人一把抱住伊莉莎,她緊緊的抱住這個被自己親手賣掉的孩子,這麼久的時間裡,她幾乎無時無刻不在後悔。

“歡迎回來,我的孩子歡迎回來。”

二人的母親一邊說一邊哭,那是喜極而泣,那是開心的淚水。

伊莉莎被這一抱驚呆了,她一首害怕自己的家人說自己是怪物。

但是,但是…“媽媽……媽媽……”從小聲到越來大聲,從小聲哭泣到嚎啕大哭,伊莉莎把自己這些年來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

這邊久彆重逢的母女二人嚎啕大哭,威利卡則是推開書房的大門,淡淡的道:“父親,大姐回來了,你不去看看嗎?”

“看了又能怎麼樣?

她最後還是要走…,與其重逢後再度生離死彆,我寧可不重逢…”書桌龐,魯道夫的臉頰上滑過了兩道晶瑩的淚痕。

“父親,大姐當年為什麼會去那個地方,我可以知道嗎?”

威利卡將門反手帶上,忍不住詢問起那年發生的事情。

“…”短暫的沉默後,魯道夫悠悠的歎了口氣:“當年…鎮上遭了災,近乎顆粒無收,作為鎮長,我們隻能想一些彆的…法子…然後…作為鎮長,我…唉…我對不起伊莉莎…”說著,魯道夫重重的往椅背上一靠,像是在一瞬間蒼老了十多歲一樣,神色儘顯頹唐。

“好,我知道了。”

威妮卡點了點頭,走上前抱住自己的老父親:“其實…大姐並冇有怪你,不然她也不會偷偷回來看我們了…”“想哭就哭吧!

我不會說出去的…”聽著佯裝穩重的老父親發出陣陣悲傷的抽泣,威利卡也隻能在心裡感慨:男兒有淚不輕彈,但在這種情況下流淚,似乎…並不算輕彈。

在哭完之後,魯道夫努力的抹掉眼淚,大膽的走出書房,與分彆多年的大女兒抱在了一起。

哭也哭過了,伊莉莎擦乾眼淚辭彆了自己的家人踏上征程,威利卡在父母的催促下去送送自己的大姐。

路上,威利卡突然開口:“姐,為什麼他們要叫你們大劍呢?”

“不是。”

伊莉莎淡淡的反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