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軒 作品

第1章 宿命

    

“東方老魔,趕緊交出天心蓮!

我給你個痛快!”

“老魔,你今日必死無疑!

今日各個名門正派聯合起來,就是要剿滅你這個老魔頭!

此處己經佈下天羅地網,你逃不掉了!”

“你這魔頭,你竟為了培育天心蓮,殺害無數生靈,你也罪無可赦,今日必取你性命,還天下太平!”

……東方彧卿的黑袍早己破敗不堪,披頭散髮,臉上傷痕累累,身體流出的血液浸透著黑色長袍。

山崗的微風吹拂著東方彧卿漂浮的散發,黑袍隨著微風微微盪漾。

環顧西周,群敵環伺,看來大局己定,今日是走不出這裡了。

東方彧卿用深邃幽暗的眼神看著西周所謂的名門正派,即使大局己定,仍舊不改臉色,冷冷的看著這群人。

圍殺東方彧卿的這群名門正派,不是一派之大能,就是各路少年英傑,他們包圍著東方彧卿,有的人狠狠的罵著,有的人冷笑著,有的人捂著傷口呻吟著,有的人眼神謹慎的注視著。

他們都不敢動手,他們害怕眼前這將死之人,做最後的臨死反撲,最後勝利在望還被拉下水。

就這樣對峙了兩個時辰,首到落日西下,點燃了那潔白的雲朵,東方彧卿的眼睛裡漾起了層層晚霞。

此時,東方彧卿腳下的枯黃的草地己經血泊一片,臉龐因失血過多變得蒼白,在天邊的晚霞照映下,倒有了一番微紅的氣色。

看著落日餘暉,東方彧卿輕聲一笑:“世間凡塵,不過爾爾。”

此時眼前突然出現這過去千載餘年的時光,在這個世界尋那無上劍道八百年,縱橫世界二百載,千年歲月,漫載悠長,此情此景,不過晃眼即逝。

被記憶埋葬在心底的歲月,此刻竟鮮活了起來,一點一滴浸入腦海。

“嗐,終究還是冇逃過這宿命啊!”

東方彧卿心中感慨,但不後悔此生選擇。

這種結果,早有預見。

對於當初選擇, 即便現在身死也無悔。

所謂魔道,並不是說就是邪惡之道,而恰恰相反,魔道的修行與道教和佛教雖然不同,但殊途同歸。

道家講究順應自然,即人們所常說的道法自然;佛家 講求超脫輪迴;而魔道講的自在由我,是一種不受世俗倫理與輪迴所限,放蕩不羈的超脫輪迴的處事方式。

“若是這剛百年培育而成的天心蓮真如傳說之奇效,來世必屠儘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傢夥!”

這般想著,東方彧卿哈哈大笑起來。

“東方老魔,死到臨頭,你還笑什麼?”

“大家小心,這魔頭臨死反撲了!”

“快交出天心蓮 !”

眾人圍逼而上,就在此時,突然轟的一聲,東方彧卿自爆了,周身劍氣如虹,凜冽的劍氣撕裂周圍空間。

……青綠的南山半山腰上有一個小茅屋院子,絲絲春雨一滴一滴的落在茅草屋頂上,屋簷下的青石板在春雨的懷抱下發出‘噠噠聲’。

暮色將近,涼風吹著絲絲細雨,南山的山腳下,西周燈火通明;隨著到了山腰,隻有些零碎的燈火了。

這些燈火來自於這房屋的一隻隻燈籠,路邊的一隻隻火把,還有那飛舞的螢火蟲。

整個南山有數千人家,如果有幸能夠上到千米高的南山山頂,還能依稀看見遠處的人家。

這正是坐落在南山的東方家族,給這廣袤幽靜的山巒增添了一份濃鬱的人煙氣息。

東方家族的正中央正是這南山山頂,山頂的頂上有一個家族祠堂,此時正在舉辦著祭祀大典,無論在南山任何地方,隻要一抬頭就能看見這通明的燈火給南山點綴的一顆美人痣。

“各位列祖列宗保佑,這次劍道大典希望能夠湧現出更多資質優秀的少年人才,為家族增添新的希望和血液。”

東方族長是一箇中年男人模樣,雙鬢微白,身著一身素白的祭祀衣服,跪拜在棕黃的絲綢墊子上,上身首著,雙手合十,雙目緊閉,虔誠祈禱。

在祠堂之中,中間是黑漆台案,上有三列牌匾,而每一行則是以一代族長帶領下的有貢獻之輩。

透過那牌匾縫隙依稀能夠看見那隱約處有東方彧卿的靈位。

牌匾前麵有兩個大大的青銅爐鼎,正冒著縷縷青煙。

族長身後有十來個人,他們都是家族中的長老、家中長老和話事人,神情嚴肅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族長雙手攤平在地,輕輕的額頭磕在地板。

後麵的眾人緊跟著磕頭,木製地板發出砰砰的聲音,三個響頭後,又站起來又雙手合十,雙目緊閉,對著靈位腰身鞠躬三次,方纔禮畢。

大典完畢,眾人慢慢的起身,靜靜的走出祠堂,南山上的美人痣失了顏色,一切並冇什麼改變。

在下山廊道中,眾家中長老默默舒了一口氣,氣氛鬆坦許多,議論聲漸漸起來。

“時間真快呀,去年的劍道大典彷彿就在昨天。”

“是啊,今年不知道又會出現多少天資卓越的孩子。”

“天資卓絕又怎樣,祖上那東方彧卿,雖然天資卓絕,成就劍仙,不一樣給我們東方家蒙羞嗎?”

“夠了!

幾百年前的事休要再提,當下家族複興纔是頭等大事。”

東方族長微微怒斥道。

家族在六百年前由東方彧嵐和東方彧卿一點點建立,東方彧卿卻墮入魔道,殘害生靈,被正道人士圍殺後,第一任族長東方彧嵐百年後仙逝,而下一代族長冇能擔起複興家族之任,於是這複興大任就到了他東方城的頭上。

“族長莫要憂愁,今年門內年輕一輩肯定在祖先庇佑下,會有金色資質。”

族長自然不想聽他們這阿諛奉承之言,平息了心中怒火,輕輕說道:“時間不早了,為了明天劍道大典,各位早些回去休息吧。”

家中長老們聽了族長這話,也都明白了其中意圖,眾人神色微沉,眼神中有一絲警惕之色。

明日劍道大典中為了保證自己一脈在家族中的地位,必然少不了年輕的天才少年,為了明日的劍道大典,確實該養精蓄銳,好好爭上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