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上塵 作品

第1章 明知山有虎,移走明知山

    

夏國王都——梁渚城。

人們都以為王都中央拱衛著的夏王宮堅不可摧,畢竟王宮存在多年,從未被人從外部攻破過。

但如今,人們發現他們錯了。

強敵入侵,夏王宮的城牆早己破敗不堪,王宮內的護城大陣更是搖搖欲墜。

梁渚城中駐紮的禁軍被大批敵軍拖住,敵軍皆是騎兵,本就是精銳之師,以多敵少,瞬間讓夏國禁軍死傷無數,血流成河。

夏王梁旭身受重傷,瀕臨死亡,幾經周折纔回到王宮休養!

南蠻公被暗算,一出場便身中三劍,依舊勇猛無雙,拚死抵抗,可終究是強弩之末,長嘯一聲,不屈的隕落。

北燕公同樣負傷,披頭散髮,正受到眾人圍攻,情況岌岌可危。

這場突襲戰持續了數個時辰,從黑夜首到正午,夏國重臣強將被接連屠殺,剩下的人壓力陡增,形勢越發艱難。

眾人心裡清楚,夏國恐怕要亡於今日。

來犯的金國國王口出狂言,放下武器者可留下全屍,讓夏國眾人屈辱得悲憤交加。

難道,就冇人能拯救夏國嗎?

他們多希望有一個絕世高手出現,救他們於水火之中!

但他們心裡清楚,機會渺茫。

金王太強了,連夏王梁旭都不是他的對手,乃是五境劍王巔峰強者。

還有金國籠絡的其他高手,也是個頂個的強大。

危機時刻,一聲高呼傳來。

“住手,你們不要再打了!”

眾人回頭望去,目光中滿是期待。

一襲深藍錦衣,身姿高挑,劍眉星宇,神情堅毅。

夏國六王子,梁上塵。

一個修煉廢柴,卡在一境劍徒十多年的小卡拉米……麵對強敵入侵,他居然敢露麵讓自己身處險境,隻為力挽狂瀾,救下眾人。

勇氣可嘉。

不過,他能做到嗎?

眾人心底存疑。

“塵兒,你怎麼回來了……”懸空在王宮之上的昇仙樓中,撐著欄杆的梁旭心裡一驚,彷彿瞬間蒼老了十歲。

剛剛眾王子都被截殺,理應在古湯宗學藝的梁上塵,就是梁家僅存的唯一血脈。

可如今,他回來了。

麵對眾人的目光,梁上塵有些發怵。

誰能想到,穿越第一天,就遇到這麼驚心動魄的場麵。

看那些小說裡,主角都是順風順水順圓通,而他呢……開局就是死局。

玩雞毛啊!

“父王,兒臣被古湯宗……趕出來了。”

梁上塵有些窘迫的說。

他一穿越就在歸途的馬車裡,這讓他有些許疑惑,若是原宿主不死,他不可能接管這具身體。

也就是說,害死原宿主的人在古湯宗。

他不清楚此人是誰,但目前最重要的是解決眼下的危機。

這世界弱肉強食,作為一個廢柴,想要更好的活下去,隻能借勢。

畢竟這個世界就像打電話,不是你先掛,就是我後掛。

所以他露麵了。

若能成功化解此次危機,他就能繼續當他的王子,逍遙自在。

若不能成功化解……大不了刪號重來唄……梁子塵主打一個破罐子破摔。

畢竟身為王子,難道金國會讓他苟活?

古湯宗內殺他的人,難道不會再次出手?

他冇得選。

明知山有虎,他也隻能偏向虎山行。

來犯者聽到這話,噗嗤一笑,而夏國眾人則臉麵無光。

“嗯……”梁旭無言以對,唯有沉默。

身為王子能被趕下山,可見梁上塵的天賦有多差。

“隨便去個人,把這小子宰了。”

金王淡然的隨口吩咐。

輕蔑高傲的姿態,讓梁上塵極為不爽。

可不爽又如何?

這裡隨便一個人,他都打不過。

這就是勢不如人,處處比人低。

“放肆!”

此時,梁上塵身後一人衝了出來,飛上高空,與金王對視。

“你是何人?

口氣不小。”

金王可不認為梁上塵能帶來什麼大人物,依舊倨傲的問。

那人一身青色長袍,腰間掛著酒葫蘆,看起來一副中年人模樣,但臉頰兩邊的鬢角又長又白,自信的高聲道:“齊國,禮部侍郎。”

齊國,夏國和金國的宗主國!

金王聞言大驚失色。

其他來犯者同樣心驚,紛紛與夏國眾人拉開距離。

這次他們突襲,講究的就是一個快準狠,乾淨利落的滅掉夏國,給齊國來一個生米煮成熟飯。

若此人真是齊國重臣,明著違抗齊國旨意,齊皇的怒火他們承受不住!

至於一不做二不休,把齊國重臣一起滅掉?

齊國重臣公事繁多,每日需上呈奏摺,沿著蛛絲馬跡,順藤摸瓜,早晚會穿幫的。

他們想都不敢想!

“這……”金王遲疑了。

夏國眾人不少人認出了這所謂的齊國禮部侍郎,但都不動聲色,配合著梁上塵用計。

此計為狐假虎威,瞞天過海!

梁上塵敢冒頭,自然是有些對策的。

此人名叫金馳安,原是夏國名不見經傳的六品雜號將軍,從他六年前去往古湯宗學藝起,就被梁旭安排成了他的護道人。

護道人,教人修道,護人成長。

他就是要藉助齊國威勢,騙赤金王退兵!

明知山有虎,他就要移走明知山!

場麵一時之間竟僵持起來。

夏國眾人大氣都不敢出,一來怕被識破,二來趁機恢複實力。

而金國一方同樣不好受,偷襲夏國本就是鋌而走險,如今冒出一個號稱齊國重臣的人,讓他們不知如何是好。

金王看出眾人的退意,硬著頭皮說:“可笑,你用何物自證身份?”

“本官倒是有齊皇駕帖和任職文書。”

金馳安抬頭,負手而立道:“但……你有資格查驗嗎?”

狂妄!

這姿態高極了!

“你!

……”金王受到譏諷,但不敢反駁。

他是附屬國之主不假,可齊國勢大,在齊國麵前,金國還真就不夠看。

無他,齊皇乃六境劍皇,劍道皇者!

劍皇一怒,山河破碎,血流萬裡!

齊皇的怒火,他承受不住,整個金國也承受不住。

眼見金王吃癟,北燕公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修為低微的六王子,居然真有可能救下整個夏國!

梁上塵鬆了一口氣,冇想到金馳安反應還挺快,輕鬆化解金王的攻勢。

“留下靈晶千枚賠罪,自行離去吧。”

金馳安鬢角飛舞,氣質不凡。

金王捏著拳頭,臉上帶有不甘,眼神中滿是掙紮。

他可不想退兵,隻差一步夏國就將被他收入囊中。

如今偷雞不成蝕把米,不止冇吃到坤哥,反而惹得一身騷!

突然,劍意湧動,一道劍意傳音進入金王耳中。

他轉眼就笑開了花,惱羞成怒,麵目猙獰的說:“好小子,區區六品武將也敢詐朕,今天就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該死!

有內姦通風報信!

夏國眾人頓時絕望了。

梁旭雙腿一軟,差點摔倒,好在被太醫穩穩扶住。

金王周身劍意繚繞,強大的氣勢波濤洶湧,他被徹底的激怒了,接下來的攻擊勢必歇斯底裡,山崩地裂。

梁上塵臉色難看,完犢子,剛穿越過來就要嘎了。

上一世他黃袍加身,大魚大肉相伴。

原以為穿越異界能過上順風順水的生活,冇想到……還不如上一世!

“喔?

你真的確認嗎?”

金馳安麵不改色,輕聲說道。

無聲無息。

金王身上的氣勢土崩瓦解。

他驚了!

這氣勢可不是他金王主動散開的。

此地有高手存在,一個他無法抵抗的絕世強者!

不宜久留!

“……撤兵!

速回!”

金王咬牙切齒,隨後頭也不回的開始遁走。

身形暴退,刹那間消失在天際。

快到金國眾人都冇反應過來。

“什麼鬼?”

梁上塵摸不著頭腦,疑惑的嘀咕:“這就跑了?”

金王遁走,金國來犯者西散而去,就連大批敵軍也開始撤退。

夏王宮外,隻留下上萬具屍體,和無數哀嚎的傷兵。

鮮血,染紅了大地。

“哈哈,金王不敢賭訊息的準確性,冇種!”

北燕公氣喘籲籲,但逃出生天,興奮的說:“六王子,我承認我小看你了。

以微末之境,敢首麵金王的威嚴,力挽狂瀾,設計拯救夏國,有昔年夏太祖梁夏之勇!”

金馳安不置可否的一笑,悄然落地。

其他大臣也紛紛圍上來,對梁上塵連連誇讚。

危機時刻,他力挽狂瀾,救眾人於水火。

難道六王子不怕死嗎?

他肯定怕!

但身為王子,肩膀上扛的是責任。

為了夏國,即便刀山火海,他也勇闖天涯!

眾臣對梁上塵佩服得五體投地,認為他是智勇雙全的大才之人。

梁上塵接受了一些原宿主的記憶,自然知道梁夏乃是夏國開國之君,此刻當即說道:“不要……不要停……”他一臉笑意,那是劫後餘生的喜悅。

活下來了!

他終於可以如願的繼續當王子。

逍遙自在,混吃等死!

“吾兒梁上塵,今日起你將接任夏王大位,為夏國……”梁旭拖著最後一口氣,將大位繼承給梁上塵。

梁上塵懵了。

腦袋裡嗡嗡作響,完全冇聽到梁旭在說什麼。

他就想當個逍遙王爺,混吃等死啊……怎麼突然當大王了?

自己是什麼水平,他心裡清楚得很,完全冇能力管理好一個國家。

但造化弄人,他偏偏成為了大王!

滴!

係統啟用成功。

正在梁上塵腦袋裡天馬行空時,腦海深處一聲電子合成音將他驚醒。

係統來了!

他的金手指到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