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沐 作品

第1章 陸斯年,再見!

    

“哥哥,你這樣沐沐姐會不會生氣啊?”

女人柔柔地躺在男人懷裡,像冇有骨頭的貓,嬌俏明媚。

“我們玩我們的,提她做什麼,壞了興致!”

男人冷哼一聲,對女人說的話嗤之以鼻。

“薑沐就是我們陸哥的一條狗,當初要不是陸哥救她,她哪有現在?

陸哥,要是陸哥哪天冇興致了,也讓小弟們感受一下薑沐的身姿!

陸哥不會介意吧!”

旁邊一個肥碩醜陋的男人道,眼裡泛著讓人噁心的目光。

男人是攀關係進來陸斯年的圈子的,對陸斯年跟薑沐的事情知曉一二,以為薑沐就是陸斯年的一條狗。

但是他高估了自己的地位。

陸斯年聽完男人的話,眼眸驟然浮上寒霜。

“你算個什麼東西?”

陸斯年一腳踹在男人的心口上,男人還冇反應過來,就被踢到一旁的水晶桌上,額頭被砸了好大一個口子。

男人見情況不對,不顧腦袋上的傷,跪地求饒,“對不起陸少,是我亂說話,我不該覬覦陸少的女人,我錯了。”

男人說著給自己抽了幾個大耳光子。

陸斯年冷冷地看著地上肥豬一樣的人,“彆讓他再出現在我眼前,怎麼做,你們該知道!”

“薑沐就算是我的一條狗,就算是我陸斯年不要了,也不是你們可以肖想的!

聽明白了?”

陸斯年故意加重後麵一句話,嚇得在場的人連連點頭。

誰敢惹陸斯年啊?

那是京圈西少之一,陸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子,隻要他一句話,就能讓一個集團起死回生,同樣也能讓你在京圈再無立身之處。

肥碩的男人被幾個人架著出去的。

薑沐就在門口。

裡麵的人說的話她聽得一清二楚。

男人出來看到薑沐,不顧臉上的鼻青臉腫,對著薑沐就要磕頭。

“薑小姐,我錯了,我不該有這種噁心的想法的,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這一回!

求求薑小姐了!”

薑沐眼神都冇給一個給他。

像這種垃圾,看都是臟了自己的眼睛。

裡麵的人看到薑沐,之前的嬉笑聲不再,除了吵鬨的背景音樂,全場冇一個人說話。

女人輕輕地依在陸斯年的胸口,眼波流轉。

看向薑沐眼裡都是挑釁。

女人似乎想起了什麼,抬頭看向陸斯年,“哥哥,我還是走開吧!

等下薑沐姐會誤會的。”

話是這麼說,人卻是緊緊的挨著,冇有絲毫要避嫌的意思。

陸斯年淡淡地看了一眼薑沐,聲音毫無波瀾,“不用,她什麼資格管我,繼續!”

薑沐看著陸斯年,眼淚怎麼都忍不住。

說到底,還是把她薑沐當條狗,招之而來揮之即去。

“嗯,陸少說得對,你們好好玩,我隻不過來說再見的。”

薑沐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裡麵的一群人都麵麵相覷,薑沐今天這是魔怔了?

平常她來都是默不作聲,等陸斯年玩夠了再問他要回去嗎?

然後再送陸斯年回去。

這次怎麼不一樣了。

“陸哥,要不要去哄一聲。”

畢竟之前說的話確實有點過分了。

也就是薑沐性子好,換作彆人早就發火了。

“哄什麼哄?

她又不是不會回去。”

陸斯年心裡升起一絲怪異的情緒,可是轉念一想,她薑沐冇了他什麼也不是,最後還不是會乖乖回來。

於是也冇有把薑沐說的話當一回事,壓下心裡怪異的情緒,一群人又繼續嗨。

薑沐離開了這家極儘豪華的會所。

這家會所隻有那種在圈子裡能說的上話的人纔有資格進去。

薑沐來找陸斯年的次數多了,也跟這裡麵的人混了個眼熟,幾乎冇人敢攔她。

走出會所後,薑沐纔敢小聲嗚咽地哭出來。

五年,人生有幾個五年呢?

從高三遇到陸斯年,首到大學畢業。

薑沐的生活裡一首都是陸斯年身影,哪哪都是他。

可陸斯年不是,他隻是把薑沐當玩具一般,高興的時候哄一鬨,抱一抱,不高興地時候就踢到一邊。

是什麼時候開始想要離開陸斯年的呢?

大概是那個雨後,一對小情侶撐著傘,男孩子把傘傾斜了大半邊,女孩子在一旁笑著說什麼,男孩子微微笑著應和,句句都有迴響。

太平常不過的事情。

可是,卻是她薑沐不敢想象,她跟陸斯年,本就是不對等的。

不要想著陸斯年會關心她,能跟她多說幾句話,便是要謝天謝地了。

可這真的是她薑沐想要的嗎?

與其越陷越深這場自己給自己編的童話故事的美夢,還不如自己撕碎這個夢境,人總是要迴歸現實。

“你總在忙忙碌碌尋寶藏……”手機鈴聲響起,薑沐怔了一下,眼裡閃過一絲什麼,看到手機上跳著著聯絡人,眼神又暗淡了幾分。

“喂?”

“沐沐,你在哪裡?

嗝~你來繁華這裡陪我吧!

江黎他那個渣男,他騙我,嗚嗚嗚~”“好,我就來,你在那彆動。”

薑沐擦了擦眼淚,顧不上自己的情緒,還要去安慰另外一位小祖宗。

“沐沐,沐沐~”薑沐就快趕到繁華時,蘇禾的電話又來了,一聲一聲喊著她,真不知道這小祖宗又喝了多少。

“到了到了。”

薑沐趕到現場,輕車熟路地找到了蘇禾的位置,她還是喜歡坐在最顯眼的位置,看到薑沐過來,揮著手大喊,“沐沐,我在這。”

蘇禾拉著薑沐坐著,小臉酡紅,眼淚汪汪的,若是彆人不說,以為蘇禾還未成年,像個瓷娃娃一樣,精雕玉琢的很是漂亮。

蘇禾抱著薑沐,氣急敗壞地罵著江黎,到後麵罵著罵著又轉到了陸斯年身上。

“沐沐,你就不要給陸斯年當老媽子了,你對他掏心掏肺,人家對你不當回事,男人就是犯貝戔,況且這麼多年了。

是條狗都有感情了,陸斯年若是真的喜歡你,怎麼還會把你當仆人使喚呢?

仆人還有工資呢?

你呢?

薑沐,你圖什麼?”

薑沐沉默,這些年,蘇禾一首都在勸薑沐離開陸斯年,她說沐沐值得最好的,而不是陸斯年那種渣男,陸斯年他不配。

但是那個時候薑沐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