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沫 作品

第救了一個人章

    

在某處寂靜的森林內部,一個長相清俊的年輕人彎腰侍弄一小片小麥地,他穿著短短的獸皮裙,腳上穿著草鞋,炙熱的陽光撒在他的背上留下斑駁的印記。

他就是程沫,一個倒黴的穿越者,彆人穿越不是當什麼王爺俠客的,就他一個,穿越到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一年了,彆說人了,鬼都見不到一個!

為了維持生計隻能種菜吃,累的他整個人黑了兩個度!

程沫看著手裡的小麥苗長歎一口氣,他站起身環顧西周,這是他來到這個鳥不拉屎地方的第二年,他帶著一個破損係統在這個世界找到了各種作物,靠著自己的雙手開墾了一片小菜地,雖然小但是足夠他一個人的溫飽了,在冇有學會種植之前他己經吃了大半年的果子了,現在看見野果就反胃。

“宿主,檢測到兩小時後有一場大雨,請及時躲避”係統的機械音響起。

程沫更加難受了,這個破損係統最大的用處就是天氣預報了吧,雖然叫做生存係統,但是據係統自述它在穿越的時候因為需要分出大量能量保護程沫導致係統部件受損,現在也隻剩下天氣預報和生物預警的功能了。

絕望啊!

天要亡我吧!

程沫長歎一口氣,他感覺再生活下去,他指不定要變成不會說話的野人了!

垃圾係統也不會跟他交流,平時最多就是預報一下天氣,還隻能提前兩小時預報,這就導致了他不敢離開居住地太遠,不然走一半,下了雨怎麼辦?

在現代社會下雨感冒了還能吃個感冒藥之類的,在這個原始森林裡麵,感冒了他就等死吧!

程沫檢查了一下小麥地的情況,確定一切安好後拎起邊上的竹籃就去白菜地裡麵摘了顆大白菜和一小把野蔥回去。

這野蔥隻有一小片,還好割完一茬還能再長,不然他真的連野蔥都吃不了了!

他的家是一個位於半山腰的洞穴,剛剛到這個世界的他除了垃圾係統外一無所有,靠著垃圾係統的天氣預報功能艱難度過一個月後他才找到這個地方,這個洞穴不知道是什麼動物挖的,西麵光滑,因為地勢較高,即使下大雨也不怕被淹。

山腳下有一條溪流,裡麵的魚類比藍星的大而且不怕人,他剛開始也隻能靠捕魚開個葷,可能不是一個星球的原因,這邊的動植物都很大,習性也和他以前見過的不一樣。

比如這個小麥,生存能力極強,全年生長,很多草食性動物都以小麥為食。

白菜也很大,一棵白菜他一個人需要吃三頓。

山腳下還有一片竹林,裡麵生活著一群和竹鼠一樣的動物,但比竹鼠大了兩倍不止,他眼饞那群肥美的小動物很久了,可惜武力值不夠,無法與之相搏。

程沫拎著籃子回到洞內,裡麵雖然簡陋,但是很整潔。

角落裡堆著幾顆大白菜,幾條風乾魚肉放在一個竹籃裡麵,靠外處搭著簡易灶台,上麵的石鍋是他花費了將近一年時間才磨成的,平時裡他隻能吃烤的食物,喝水都不方便,還好有一種圓形果子的外殼可以暫時當碗用,就是不怎麼耐熱,加熱時間一長就容易漏。

最裡麵是他的小破床,上麵鋪著乾草和大葉子,剛開始的時候他睡著總是癢,後來找到一種驅蟲草後在洞穴裡熏了三天才覺得舒服一些。

程沫放下手裡的籃子走到灶台前扒拉了幾下灰燼,見還有一點火星連忙扔了一些乾草上去,冇一會兒煙就飄了起來,他連忙塞了幾根乾柴進去,看見火大了起來將邊上果殼裡的水倒了進去,今晚他要做的豐盛一點,畢竟到時候下雨他不方便取水就隻能繼續吃烤的食物了。

冇一會兒外麵的天突然黑了下來,遠處也傳來了雷聲。

程沫往外麵望瞭望,搬起洞口的木板擋在洞口,雖然防不了什麼,至少還能擋風遮雨。

大雨來得很快,程沫剛剛擋住洞口大雨就下來了。

程沫捧著手裡的魚湯喝了一口,外麵的雨不知道要下多久,看樣子今晚上可能停不了了,不知道山下的菜地能不能抗住,希望明天雨停。

喝完了魚湯,程沫正準備在火堆燃儘前做個竹籃出來,突然係統發出了聲音:“檢測到東邊五百米處有一受傷的獸人,請宿主選擇是否救助?”

程沫好奇地問:“獸人?

是小說裡麵那種可以變成人和動物的獸人嗎?

你不是說這片森林冇有其他人嗎?”

係統沉默了一會兒說:“獸人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有獸和人兩種形態,獸人一般身強體健,如能得到他們的幫助宿主的生活應該能改善一些。”

程沫聽完冇有立即選擇,他不知道那個獸人是個什麼樣的人,而且他也不確定自己有冇有能力去救人。

於是他詢問係統道:“他為什麼受傷了?”

“檢測到該獸人為翼虎族,左臂骨折,體能虛弱,無其他致命傷。”

係統頓了頓繼續道:“經分析該獸人族應該是餓暈了。”

“餓暈了?”

程沫有些無語,據他所知邊上雖然冇有什麼大型動物,但也有不少能吃的植物啊,怎麼會餓暈了呢?這個原住民這麼廢?

看著外麵的大雨程沫有些擔心那個獸人真的死在外麵,他拿起一片大樹葉蓋在頭上就準備衝出去救人。

“宿主”係統叫住了程沫“建議宿主帶點食物過去,獸人族的生命力很頑強。”

聽到這句話程沫拿起一條烤好準備明天吃的魚就出去了。

外麵的雨很大,程沫的眼睛都睜不開了,全靠係統指路才勉強找到那個倒地的獸人。

係統的提示很及時,不然程沫還準備自己將獸人揹回去,看著地上那個兩米多高的傢夥,程沫第一次發自內心的感謝這個不靠譜的係統。

程沫將大樹葉搭在獸人和自己頭上,嘗試著叫醒他:“喂!

大兄弟!

你還好嗎?

醒醒!”

連續叫了幾聲,獸人迷迷糊糊地睜開眼,隻能看清一顆頭在他眼前晃來晃去,一個清脆的聲音不斷地叫他。

看著獸人睜開了眼睛,程沫連忙將烤魚塞到獸人嘴邊:“大兄弟快吃倆口,吃進去就好了!”

迷迷糊糊的獸人聞到了肉味,努力張嘴吃下嘴邊的食物,許是太餓了,他三兩口就吃完了半條烤魚,要知道一條魚起碼七斤,這半條魚不算少了。

吃完的獸人恢複了一些體力,他努力想爬起來看清是誰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