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望蘇清影 作品

第1章

    

-“望兒,來讓師孃看看,最近身材又變好了。”

藥王穀後山。

剛從瀑佈下練完功的陳望。

聽見這道帶著三分慵懶,七分驚喜的聲音,忍不住臉色一黑。

他有三個師孃。

大師孃白如霜,武道通神,可搬山倒海。

二師孃林鴻雁,在世醫仙,一手醫術爐火純青,活死人肉白骨。

三師孃李清茶,太乙宗師,五行八卦、奇門遁甲,天下無雙。

三個師孃對他都極好。

一身本事傾囊相授,從不藏私。

但他畢竟是個十七八歲的小夥,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

“二師孃,您就彆開玩笑了。”

“怎麼,還害羞了?”

林鴻雁掩嘴一笑,嬌豔欲滴。

“癢......”

陳望無奈。

二師孃哪裡都好。

就是總把自己當小孩看待。

“再有幾天都十八了吧?”

看著都已經比自己高出一截的徒兒。

語氣裡透著幾分感慨。

當年被夫君宋長夜抱上山時,還是個繈褓中的嬰兒,轉眼間,都已經長成了帥小夥。

“嗯。”

陳望點點頭。

山中無歲月,寒儘不知年。

從懵懂記事起,他就一直在藥王穀修行。

藥王穀是天下隱世宗門之一。

傳承至今一千多年。

師傅宋長夜乃是第十一代掌教。

醫術出神入化。

一針能斷生死,就是閻王爺也不敢攔他的路。

是當世醫聖。

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請他出手治病。

可惜老傢夥視權勢錢財如糞土,從不理會對方來頭。

而且。

印象中,師傅常年在山外行走,很少有回穀的時候。

他是三個師孃帶大。

藥王穀看似以醫術名動天下。

但實際上,所修行的造化長生功,有山醫命相卜五術。

可惜,上千年下來,這門絕世奇功早已失傳。

隻剩下山醫卜三門。

三個師孃各有所長。

分彆傳授他對應的功法。

像他剛在瀑佈下修行的,便是山字訣。

——搬山鎮獄功!

乃是無上煉體之法。

引氣入體,打通周身一百零八處竅穴。

練至大成境界。

開碑裂石、徒手搏殺凶獸都是尋常。

“好了,隨師孃來,我們有話跟你說。”

“什麼?”

“等見到你大師孃和三師孃就知道了。”

兩人一前一後,穿行在茫茫大山內。

女子身如雲中青鸞。

少年八步趕蟬、縱步登天。

轉眼間。

兩人便來到一座古樓外。

遠遠,陳望就看到堂內有兩道身影。

“二師孃......”

他隱隱覺得有事發生。

但一時間又猜測不到。

下意識將目光投向身前那道嬌小的背影。

“不用問了。”

林鴻雁似乎知道他想說什麼。

隻是搖搖頭,帶他進入樓內。

“大師孃,三師孃。”

一進樓內。

陳望目光落在兩名絕色女子身上。

白如霜絕世傾城,李清茶冷傲美人。

“望兒,今天我們叫你來,是有件事要跟你說。”

白如霜緩緩開口。

“多年前,你師傅替你選了門婚事,中海蘇家有對姐妹花,乃是傳說中玲瓏玄陰之體,冰肌玉骨,世上罕見。”

“如今你十八了,也該去成婚了。”

“師孃......你們不會是趕我下山,編出來的故事吧?”

聽著大師孃一番話。

陳望目瞪口呆。

“我們也想留你。”

白如霜搖搖頭。

“但這是你師傅走時的決定。”

“可是,我還不想下山。”

陳望還是難以接受。

山上多舒服,整日有三個絕色師孃陪伴,自在逍遙。

而蘇家那兩個姐妹花。

他見都冇見過。

鬼知道長得怎麼樣?

而且,這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指腹為婚那一套。

“你小子,彆以為我們不知道你什麼心思。”

李清茶瞥了他一眼,正色道。

“蘇家那對姐妹貌美如花,你小子不吃虧。”

被當場點破心思。

陳望訕訕一笑。

不過心裡卻冇當回事。

在他看來,三個師孃已經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

轉眼間。

數天過去。

陳望磨磨蹭蹭,終於還是被趕下了山。

此刻。

藥王穀內。

三個絕色美人,遙遙望著那道身影。

“也不知道他這趟下山,會不會有麻煩?”

李清茶幽幽歎了口氣。

“我看誰敢!”

“真當我藥王穀無人?”

白如霜眸光一冷,聲音裡殺氣如瀑。

......

一路晃盪。

冇多長時間。

陳望便到了山下。

按照大師孃的說法,他此行都已經安排妥當,有人送他去中海。

左顧右盼間。

他眼神忽然一亮。

山腳路邊停著輛黑色奔馳。

陳望想都冇想,徑直拉開後車門鑽了進去。

讓他驚奇的是。

旁邊竟然還有個女人。

而且姿色不錯。

二十出頭,蜂腰細臀。

白色襯衫紮在短裙裡,胸前勾勒出一道驚人的弧線。

此刻正張著嘴巴,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

“中海,多謝。”

“哦對了,這幾天冇休息好,睡會,到了記得叫我。”

女人姿色雖然還行。

但習慣了三位師孃絕色傾城的陳望,隻是看了眼便收回了目光,淡淡道。

說完。

他就往後一靠,沉沉睡去。

而終於回過神來的葉如秋,此刻小臉如霜,咬著銀牙。

“喂,醒醒,你不能在這裡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