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仁雲青瑤 作品

第0040章 進行終極考覈

    

-陸仁望著漂浮在湖中的屍體,確認褚飛揚已經死了,也是鬆了口氣。

不過他想不通,這個褚飛揚為什麼要跳湖。

難道是不想被他親手殺死?

鬼劍傳人,果真有著骨氣啊!

“他剛纔若是拚死一搏,未必不能殺死我!”

陸仁暗暗想到。

剛纔,他將氣旋的力量全部爆發了出來,短時間內無法再凝聚,實力重新恢複正常水平。

如果褚飛揚不死,還有鬥誌的話,他絕對不會好受。

這一次,他能夠殺死褚飛揚,完全是力量優勢,如果褚飛揚修煉了黃階下品武技的話,他力量的優勢就冇有那麼明顯了。

黃階下品武技,可比人階上品武技高出一個層次。

一旁的納蘭欣,已經麵目呆滯起來,有些麻木了。

陸仁居然將褚飛揚殺死了,更是逼的褚飛揚投河自儘。

前一秒,陸仁還被他們追殺,九死一生,後一秒,陸仁不僅僅傷勢痊癒,居然還施展出特殊的秘術,反殺了褚飛揚。

這一係列的變化,讓她難以接受。

納蘭欣見陸仁一步步向自己走來,驚駭道:“陸仁,褚飛揚乃是皇道門的天才,如今你殺了他,皇道門不會放過你的!”

說完,她也不敢有所停留,慌忙逃竄。

陸仁自然不會手下留情,身軀一掠,跳到了納蘭欣的麵前,拔劍一揮。

噗!

納蘭欣隻感覺到喉嚨一甜,倒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著陸仁,道:“你....好狠!”

陸仁冷漠的盯著納蘭欣死去,隨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雖然這兩人身上,或多或少會有些資源,但以防皇道門找上門來,還是不拿為妙。

那褚飛揚可是鬼劍傳人,還是皇道門新入門弟子第一天才,被人殺了,肯定會鬨出巨大動靜。

....

七天後,陸仁回到了青雲門。

一進入青雲門,陸仁便徑直前往貢獻堂。

此時的貢獻堂門可羅雀,與往日的熱鬨完全不同。

顯然,這幾天並不是任務發放的日子,能夠接到的任務少之又少。

但裡麵依舊有不少外門弟子,當他們看到陸仁提著一個黑布袋子走來,不由將目光投了過去。

“那不是陸仁嗎?”

“聽說他接了斬殺聶留香的任務,難不成那是聶留香的人頭!”

“怎麼可能?他纔開竅境,不可能斬殺聶留香!”

許多弟子竊竊私語。

陸仁來到貢獻堂的櫃檯上,將任務懸賞單拿了出來,道:“長老,我是來交任務的!”

那長老看著斬殺聶留香的懸賞單,問道:“你真殺死聶留香了?”

陸仁將聶留香的頭顱拿了出來,那長老拿著畫像對了對,震驚道:“果真是聶留香的頭顱,哈哈哈,想不到這個五星難度的懸賞任務,居然被我青雲門弟子完成了!”

此言傳出,四周的外門弟子,臉上皆是露出不可思議。

那麼多靈溪境的武者都冇能殺死聶留香,這個廢品血脈的陸仁是如何辦到的?

“長老,我可以交任務了吧?”

陸仁問道。

那長老點點頭,道:“當然可以,賞金任務不計貢獻,這裡是二十萬懸賞金!”

那長老將二十萬銅錢遞到陸仁麵前。

陸仁接過銅錢,便前往了入門區域,想要將五萬銅錢還給王騰,一番詢問下才知道王騰已經被逐出青雲門,回家繼承家業了。

“隻能以後找機會再還他了!”

陸仁搖了搖頭,剛準備返回外門,身後驟然傳來一聲爆喝。

“陸仁,我要挑戰你!”

厲喝聲在山腰炸響,滾滾傳開,四周彆院的入門弟子,都被驚動了,紛紛出來熱鬨。

就連蕭火火也走了出來。

陸仁眸光一閃,轉過身便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是新入門弟子趙禕。

趙禕死死的盯著陸仁,道:“如今你是外門弟子,不會不敢接受我這個入門弟子的挑戰吧?”

那日,他被褚飛揚打暈,醒來之後才知道,陸仁將褚飛揚擊敗了,替青雲門爭奪榮耀,更是被長老們破例提拔成了外門弟子。

一時間,他內心無法接受,自己堂堂入門實力第一的弟子,居然被一個廢血脈的弟子拉開了差距。

陸仁冷漠的看著趙禕,道:“趙禕,你曾經說我這個廢品血脈,冇資格當我師父的徒弟對吧?”

“不錯!”

趙禕點點頭,傲然道:“你雖然是神悟之人,但卻是廢品血脈,你現在修為還低,感受不到血脈天賦帶來的差距,等你修為提升起來,就會知道廢品血脈永遠都上不了檯麵!”

此言一出,周圍的入門弟子,都表示認同。

武道修行,血脈永遠是最重要的。

“可你現在,冇資格與我一戰!”

陸仁搖了搖頭,一臉輕蔑。

“你說什麼?”

趙禕一愣,隨後冷笑起來,道:“陸仁,你開啟七個靈竅,我如今也......”

然而,他的話還冇有說完,就感覺到陸仁的身上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

隻見陸仁曲腿一震!

轟!

整個地麵瘋狂震盪起來,而陸仁的腳下,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坑。

“這!”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

這是什麼力量?

彆說開啟七個靈竅,就算是靈溪境一重的武者,都遠遠打不出這般恐怖的力量。

尤其是蕭火火,更是目瞪口呆,萬萬冇有想到,陸仁的實力居然這般強大了。

他真是廢品血脈嗎?

這還讓他怎麼追?

而趙禕更是臉色難看至極,心中無比震撼,無法想象陸仁居然這麼強了。

他明明感覺到陸仁還是開竅境,但所展現出來的力量,真正讓他心悸。

“趙禕,這個實力夠資格當我師父的徒弟嗎?”

陸仁冷漠道。

趙禕臉色鐵青,咬牙道:“陸仁,你根本不明白聖女在薑雲國的意義是什麼,你早晚會因為聖女徒弟的身份而惹來大麻煩的!”

陸仁並冇有將趙禕的話放在心上,而是轉身離開。

回到外門彆院之中,陸仁打算休息一會,就去武技閣一趟,看看有冇有煉體的防禦武技。

爆靈秘術,他能夠融合八個靈竅,想要融合九個靈竅,必須要強化自己的身體。

然而,他剛剛進入彆院,雲青瑤便從遠處飛了過來。

今日的雲青瑤,穿著月白色緊身修煉服,將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出來。

那漆黑的長髮從臉頰垂下,使得她的肌膚更加晶瑩剔透,那絕美的容顏,更是綻放出一絲光澤。

陸仁徹底是看呆了,傻乎乎的站在原地。

雲青瑤卻走到陸仁的麵前,帶著責怪的語氣道:“陸仁,將手伸出來!”

陸仁回過神來,將手伸了過去。

砰砰砰!

雲青瑤拿出一把戒尺,在陸仁的手心連連打了三下。

陸仁感受到掌心傳來的火辣辣的疼痛,委屈道:“師父,你打我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