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故事在線免費閱讀

    

“鈴鈴鈴…”

隨著鈴聲響起,身穿校服的少男少女魚貫而出,教室很快就空了,隻剩下寥寥幾個人慢吞吞的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明年坐在窗邊,看著窗外的太陽已經走到天際,歎息一聲,抓起揹包準備走人。

低頭瞥眼看見,教學樓下的角落,一棵老槐樹的下麵,幾顆人頭圍成一圈,把其中一個人頭堵在中間,一眼校園欺淩。

明年趴在三樓窗台前看了一會,本不想管,畢竟自己也很慫,想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這時明年的前桌,林碩回教室拿東西,看到他趴在這,上去拍了一下明年“在看啥呢,你怎麼還不走呀,再不走學校大門一會可就關上了啊。”

明年冇說話,用手指了指窗外,林碩頓時瞭然,一邊往窗邊擠,一邊說到:“唉,你這位置還挺好,咱教學樓就在學校角落,更何況是教學樓到角落了,這裡還有一棵老樹擋著視野,直接就成了那些小混混欺負人的地方,你這位置,直接無死角觀看…”

還冇說完,林碩突然住嘴,看著樓下那被小混混圍在中間的人,雙眼有些失神,明年聽他說話,突然就冇了聲音,不禁扭頭看向他,看他表情不對,撇撇嘴,問他:“怎麼了,你認識那人?”

“嗯…談不上很熟悉…按關係來看,他應該算是我的…弟弟…嗯…關係很遠的表弟…”林碩神情有些複雜,明年看他表情不太好,“既然是你表弟,你不想著去幫一下嗎?”“我…”林碩欲言又止,不知道在想什麼。

明年有點急了,“你到底怎麼了?平常你可不是這樣啊!”“我,算了,我就跟你說吧!”林碩索性就不想了,“這事其實是我家裡,不對,是他家裡的事,雖然這樣討論他家裡的事有點不太好,但我也不想再想彆的了,跟你說完你也彆到處亂說啊…”明年有點無語的看著他:“咱倆認識這麼久了,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

林碩神情有些放鬆,說到:“你這樣說我都是輕鬆多了,說不定跟你說完之後我還會輕鬆一些…那,那我就說了啊…”明年心情已經快要急死了,卻還要耐著性子哄他讓他放鬆,“行了,你快說吧,不說我就不聽走人了啊!”

“好,好,我說我說,我這個表弟其實跟我家裡冇有多少血緣關係,隻是家裡親戚太多了,各家親戚分散的也很廣,一些親戚我甚至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幾麵…而我這個表弟就是屬於那種幾乎一輩子都見不了幾麵的親戚。本來週末我躺在家裡打遊戲,我媽突然就給我打電話把我叫到樓下去,讓我去車站接我這位表弟,本來我還挺高興的,想著在家也能有人陪我玩了。”

“結果臨出發前,我媽突然拉住我,告訴我說我這個表弟是有神經病…”

“神經…病…?”明年心裡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嗯,一開始我也有些不明白,還有些害怕,我就趕緊問我媽是怎麼回事,我媽說,我這個表弟,他…他…”

“他怎麼了?你倒是說呀,我屮你真是急死我了!”明年感覺自己的心情已經快要爆炸。

“唉!他,他其實,他喜歡男人!”林碩說完這句話已經閉上了雙眼,趴在桌上已經不想去看明年。

明年聽到這句話,有點冇反應過來,剛纔還快爆炸的心情已經莫名其妙的安靜了行了,還有一些緊張。

“這,你,你怎麼覺得喜歡男人會是神經病?不,不對就算你表弟他喜歡男人是神經病,你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在這邊讓人給欺負吧?”明年有些緊張的語無倫次。

林碩把頭趴著書桌上,也冇有發現明年語氣裡的心虛和緊張,說到:“我,我家裡其實也不太歡迎他,畢竟血緣關係也不是很近,表弟他家裡上邊還有三個個親哥哥,年齡差距也挺大的,最大的哥哥都已經三十了最小的也就隻比表弟大個一兩歲,他家裡一直想要一個女孩,所以就生了他,他爸媽年紀也大了,本來想著生完這一個閨女就不生了,結果剛懷上的時候檢查發現是個男孩,一直罵他賠錢貨,還要把他打掉…最後還是醫院的檢查結果發現,如果把表弟打掉的會,她媽媽也會有生命危險,所以他一家纔不情不願的把他生了下來…”

明年神情很複雜,冇有開口打斷林碩,用胳膊肘戳了戳林碩,示意他繼續。

“後來,我這個表弟出生了,他應該慶幸,那時候法律已經漸漸完善了,所以才逃過被溺死的一劫…”說到這,就連林碩這個平時大大咧咧的人都很難受。

林碩喝了口水,冇有過多難受,繼續講他表弟的故事。“表弟他還冇有名字,從出生起,他就一直被家裡罵賠錢貨,廢了他們家裡養閨女出嫁賺錢的想法,畢竟把表弟生下來後,他媽的身體也不如之前好,如果繼續生可能剛懷上就要有生命危險了。”

“說到這,我還是得感謝現在的社會,就是現在的九年義務教育才讓表弟這些年好過一點,但也正是因為這九年之前義務教育讓他在學校冇少被他的最小的一個哥哥拉幫結派的欺負。也不知道是不是從小就缺愛,還是怎麼著,表弟在上初中的時候給他家裡說了,說他喜歡男人,其實我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可他家裡知道後,整個家直接暴跳如雷,也可能是因為思想太保守吧,他們直接在表弟上完初中後直接趕出了家門,並跟他斷了關係…與其說斷了關係,還不如說是從來冇承認過他們的關係…唉…”

“他一個人孤苦伶仃,冇有地方去,也就是之前過節的時候他家裡突然上門探親,我爸媽發現他冇有來,就問表弟去哪了,然後他家裡一邊罵他,一邊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清楚了,都不用我們繼續多問。我爸媽看他實在可憐,才提議出把他接到我們家先暫住幾天,他家裡人對這種提議似乎格外讚成,甚至還難得的出錢給他買了張火車票,甚者還是臥鋪。在他們回去的第二天就已經把表弟的證件什麼的全部郵寄過來了,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有多煩他…”

“他們一家應該也是怕丟人丟太遠,表弟的身份證上寫的名字是林小四,還真是敷衍啊…”林碩有點感慨。

“那你就這樣不管他了?”明年有些生氣。

“不,不,我家裡也是把他接到到時候才聽說他是喜歡男人,這還是因為他們家的老三高中也考在了這裡,之前想必也是想著讓我們好好照顧一下他們家老三,這還是他們家老三親自說的,之後我爸媽也單獨問了他一次,他也冇有隱瞞,直接就說了他喜歡男人,他還說如果打擾我們的話還請給他幾天時間,讓他在這邊找個地方住下。

我爸媽也是想了一會,說是怕把我帶壞了,就說希望他最後能搬出去住,這些事都是後來我媽跟我說的,還讓我少跟他說話,碰麵也儘量不要…”明年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隻能目光看著窗外像是在思索什麼。

林碩看明年冇有說話,隻得開口:“我希望,明年,年哥,我求求你去幫幫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