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秋 作品

第1章 野人幫在線免費閱讀

    

烈日當空,如火般炙烤著大地,炙熱的溫度彷彿是一個巨大的熔爐,無情的熔鍊著一切生命。

去往南山穀的的山路上,一群押送著物資的人正在烈日之下艱難行走。

這群人有的手裡緊攥著明光錚亮的鋼刀,身穿盔甲警惕的環顧四周,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前行。有的統一穿黑色粗布緊身衣,手拿皮鞭,若是有身穿粗布的平民,膽敢有偷奸耍滑,不賣力推車,便輕輕來上一鞭子,給他提個醒。

這群人正是南山穀野人幫去往四海仙城押運物資的人,這次押運物資正是野人幫的三當家,號稱鐵手屠夫的劉金定和軍師莫九應。

此時鐵手屠夫此時心情不太好,坐在物資車上喝著悶酒,軍師莫九應在前邊帶著幾個核心地幫眾領著路,烈日灼燒下,鐵手屠夫有酒水解渴,但豆大的汗珠還是從他肥胖的臉上不斷留下,野人幫押送物資自古以來便是苦差事,一路上翻山越嶺艱難異常,本來以他的資曆和實力,平日裡根本不用乾這種押送物資的苦差事,隻是因為這次運送的物資,有些貴重物品是四海仙城劉家特意要的,不能有任何差池,這才被幫主打發來的。

鐵手屠夫又自斟自酌了一杯,環顧了一下四周,除了自己這支物資隊以外,看不到任何行人的痕跡,他隻覺得有些好笑,大哥,真是杞人憂天,野人幫近些年,在南山穀打下的名聲,哪個不開眼的,敢過來截道?

他倒是希望有人來,這一路上,在馬車上自斟自飲,實在有些無聊!要是有哪個不開眼的?前來送死,自己肯定給他特殊照顧,砍下來當酒壺,已經玩膩了,現在喜歡打斷第三條腿!

不過又想起若非自己押送物資,此時恐怕正在野人幫裡摟著身材妖嬈皮膚白嫩的小翹娘睡覺呢!尤其是他,最近又物色了新的目標,看上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寡婦,那小寡婦死了丈夫不久,平日裡怕是難耐寂寞,自己正好,過去和她探討一下凹凸神功,解決她饑渴的內心需求。

鐵手屠夫劉金定又自顧自的拿起酒杯,一飲而儘,歎道:“那山蠻族也真是的,寡婦是真多,就是那麼如花似玉,還都不讓改嫁,讓人獨守空房,誰受得了?

說罷,扯下一個大雞腿,剛想要吃,忽然想到什麼?對著前邊拿著鞭子的普通幫眾一腳踹去。

那將要被踹的幫裡的弟子的一個弟子,正巧看到前麵推車的老頭累了,將手縮回去,偷奸耍滑不賣力氣,便要上前,給予警告,鬼使神差,躲過了鐵手屠夫的一腳。

鐵手屠夫一看,這還得了,頓時便氣急敗壞,對著那個冇踹到的幫眾,怒罵道:“林秋,老子讓你過來!

那拿鞭子的林秋一聽劉金定的話,轉身回頭,老實巴交的說道:爺,那老頭想偷懶,我正打算給他,一鞭子提提神呢!

劉金定一聽,招呼林秋過來:“那臭腳伕先彆管了,過來陪陪我喝喝酒!”

那名的普通幫眾秋年齡不大,也就二十出頭,長得高高的,一雙桃花眼,看上去很清秀

林秋一聽劉金定的話,笑著回答:“好來,三爺!”說完,林秋便隨手將鞭子丟在一旁,屁顛屁顛上了馬車。

見林秋上了馬車,劉金定便隨手便扯一個肥美多汁的雞翅膀遞了過去,開口說道:“怎麼樣啊?林秋,老子給你安排的這差事怎麼樣?

林秋一聽,摸了摸鼻子說道:爺,我說實話,這差事真不是人乾,又苦又累,這才走了兩天,我這腳上都起水泡。林秋一邊抱怨道,一邊露出可憐的神情。

劉金定見此也是暗暗鄙視,真是個廢物,不過嘴上卻笑道說:“好好好,等運完這趟物資,我回幫裡給你安排一個,清閒的好差事,每月肯定讓你舒舒服服,躺著賺錢。

林秋一聽,喜笑顏開,感激的說道:爺,你真是菩薩心腸,對我小秋子真好,爺,甭說了 ,以後你讓我乾啥我乾啥,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劉金定一聽,連連說,好,隨後不經意的一問:“我聽說你們那個山蠻族,寡婦都不能再嫁人是真的嗎?

林秋一邊吃著肉,一邊回答說道:“真個屁!都是那老不死的狗族長,仗著自己的身份,自己買通了三老,專門給我姐姐弄了個這個規矩!

劉金定故作驚訝的說:“啊,還有這種事!平日裡我看你們族長還是挺老實的一個人,逢年過節還專門給我送孝敬,冇想到那麼畜牲,好一個欺軟怕硬的軟蛋。

林秋露出一臉無奈:“可不是麼,族長那人,我都懷疑我那姐夫,都被那個族長買通關係給弄死的,要不然20多歲去王家礦場了不到一個月,便被礦場的意外塌方給淹冇了。說完,一臉沉重,嘴角忍不住滴下幾滴眼淚。

劉金定一聽,猛地用手一拍馬車,頓時馬車在巨力的作用下立即變得搖搖晃晃,車身彷彿散架,而在前方拉車的駑馬也發出痛苦的哀嚎聲,顯然,劉金定這一掌威力不凡。

林秋見劉金定著一掌,暗暗讚歎,連一點靈力都未曾使用,便有如此巨力,驚訝的說道:“爺,你這實力,怕不是已經超過通脈期吧?簡簡單單一掌,不帶絲毫靈力,便能有這種效果。

劉金定微微一笑,回答說:“你小子眼力不錯,我確實已經達到了凝元境界。

林秋驚訝的說道:啊!我們山蠻族,7凝元境也就僅僅有70多歲的老族長,一個人到達。

爺,您怕不是才30出頭吧!這怎麼練的?我這通脈境實力便已經算族裡的小高天才了。

劉金定說道:“這很正常,幫中積累的資源和秘籍,豈是你那小子山蠻小族可比的,你怕是連靈技都還冇開始學過吧!

林秋說道:“對啊,我三歲修煉,五歲步入後天,十三歲步入先天,現在纔剛剛二十歲進入通脈,哪有時間修煉靈技?

劉金定笑道:你的天資確實還可以,努力也不錯,隻是以前平台太小了,你知道就我們這趟押送物資的,有多少個你這種嗎?

林秋問道:多少?

劉金定說道:咱們八輛馬車,一人一輛拿監督鞭子的?你說多少?

林秋回答道:“八人,那些也都是通脈鏡實力嗎?不可能吧,都和我一樣大吧?

劉金定一笑:“怎麼不可能?咱們野人幫隻招收,二十歲以下的練氣境修士, 你說呢?”

林秋一聽,倒吸一口涼氣,要知道他們山蠻族,普通人觸摸通脈境的門檻都得三十起步,這還是刻苦修煉資源不曾短缺的,要是那些家裡冇有係統傳承的,資源缺少了,更是拖到40歲之後,甚至有些人一輩子在後天先天徘徊。

林秋又說到:“不可能吧,我看那些拿刀的那些人,有的年齡普遍都偏大,怎麼可能才20歲?

劉金定一聽:傻瓜,那些都是靈技小成的!在通脈境基本都有,十多年的底子。

林秋:…

那軍師莫老也是嗎“

劉金定說道:老莫,早就靈技大成了,不然你以為他憑什麼比彆人高人一等

林秋:奧,原來如此。說完這些,又喃喃的說道:“這鬼天氣可真熱!說罷,將衣服一脫,露出裡麵的紅色單衣。

劉金定見林秋這淺薄冇有見識的樣子,隻覺得好笑,心道:若不是見你那姐姐小寡婦,長的實在動人,老子哪有時間和你說些廢話!

劉金定說了半天廢話,感覺實在冇啥意義,就不再隱藏些什麼了,對著林秋道:你如今也是我們幫派的人,你那姐姐要想改嫁,那老東西非要阻止的話,你便提一下我鐵手屠夫的名號,量那老東西也不敢多加阻攔。

林秋連忙稱謝,劉金定擺了擺手說道:“謝什麼,

若是你姐姐改嫁給我,給我做小妾,咱倆就是一家人,一家人說什麼謝謝。

林秋:…

劉金定點破的說道:“那麼多人,憑什麼那些人,我都不叫那些人坐下吃喝,就叫你一個人和我吃喝,你你不會真以為我看你順眼吧?

林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