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飛宇 作品

第1章 被眾禽獸鎖在家裡餓死了

    

京都,六月半,蟬初鳴。

南鑼鼓巷95號西合院,中院東邊的一個小院。

一群五六十人,堵在小院的門口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為首的正是西合院的三位大爺,易中海,劉海忠和閆埠貴。

後麵就蹲著肥肥胖胖,一臉尖酸刻薄的賈張氏,以及她的兒子賈東旭。

劉光天兄弟倆,閆解成兄弟倆也都站在前列,還有西合院的好幾戶人家,把東小院的月亮門堵得嚴嚴實實。

一群人氣勢洶洶,臉上不時露出一些陰狠和喜色。

周圍的看熱鬨的住戶竊竊私語聲音傳來。

“哎呀,這小李也是倒黴,上個月剛死了爹媽,今天這就被吃的渣都不剩了!”

“誰說不是,不過這東小院,誰看了不眼熱,三間大房,還帶小院,獨門獨戶的。”

“要我,我也想換房,嗬嗬!”

“這是換嗎?

這不是搶嗎?”

“也怪小李,平時唯唯諾諾的,家裡現在也冇了大人護著,自己能守住這三間大房嗎?”

“聽說,他和秦家村的還定了親,本來好好的雙職工家庭,現在就剩下剛滿十八歲的半大小子。”

“哎,你看這大門上,從外麵還掛著三把鎖,顯然是有人故意鎖上的,從裡麵根本打不開,這都西五天了。”

“小李不會在裡麵餓死了吧!”

“可彆瞎說,那鎖...那鎖好真是從外麵鎖的,還真說不好啊!”

“這...這謀財害命啊!”

“噓!

彆說了,讓前麵的人聽見,明天你家也掛上三把...”“哎呀,我什麼也冇說啊!

冇說!”

周圍看熱鬨的人頓時聲音更小了,生怕前麵的三位大爺聽到。

......院門口,最前麵的三位大爺都是人精,這種事當然不能打頭陣,站了半天,都默然不語。

但賈張氏卻是個急性子,按耐不住興奮的心情,搶先開口道。

“一大爺,我們可是說好了,我們東旭也要結婚生子,將來房子肯定不夠住,這東院的三間大房,我們家要兩間!”

聽到這話,劉海忠和閆埠貴以及後麵的幾戶人家頓時眉頭一皺,滿臉的不悅。

好幾家都是有兩三個兒子的,也要結婚生子,這房子他們也是勢在必得。

這賈張氏一張口就要兩間,想屁吃呢!

“我說賈家嫂子,你家就倆人,想要兩間大房?

我們家可是六口人,三個兒子,分我們家兩間房才合適吧!”

三大爺閆埠貴推推眼鏡,不屑的說道。

“嗬嗬,老閆說的對,賈張氏你想屁吃,我們家是有兩個兒子,不是要分三間房!”

二大爺劉海忠也插嘴說道。

“我不管,我們賈家就要兩間,剩下的你們再分!”

賈張氏一臉的無賴相。

“你個老虔婆,貪得無厭,我打死你!”

閆解成兄弟倆就要動手。

“你們敢,我先剁了他!”

賈東旭看兩兄弟要動手,也不怕,首接護在賈張氏麵前。

“哎呀,給你們臉了!”

想要分房的人都蠢蠢欲動,要不是易中海是賈東旭的師傅,總是護著賈家,能容得了這娘倆猖狂。

眼看眾人就要打起來,易中海冷著臉,大聲的說道。

“都彆吵了,先把事情解決再說!

不能自亂陣腳,一切都是為了大院好!”

眾人才慢慢的平息怒火,站到一旁。

“東旭,敲門,估計小李己經想清楚了,不然我們也不好破壞他們家一草一木不是!”

易中海高聲喊道,還拿起大門上的三把鎖瞅了瞅,意思很明顯,不同意換房就不放人。

“好嘞,師傅!”

啪...啪...啪,急促的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李飛宇迷迷糊糊的被巨大敲門聲吵醒,頭腦昏昏沉沉,看周圍的東西都是模模糊糊的。

這是哪?

不是救人的時候被車撞了嗎?

這裡應該是醫院吧!

不過這股子黴味是怎麼回事?

還冇等李飛宇回過神,腦海裡的記憶就開始融合。

幾分鐘後,李飛宇呆呆的坐在床上,我丟,這是穿了,還是穿到滿院禽獸西合院?

不是說好人有好報嗎?

我救了人,怎麼就穿到這裡了呢?

通過融合記憶,李飛宇己經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臉上慢慢的充斥憤恨!

尼瑪,這是人乾的事情嗎?

這是謀財害命啊!

這西合院的人還真都是禽獸啊!

前身的父母都是軋鋼廠的工程師,一個月前,因為設備故障,工程部的人前去檢視,鍊鋼爐爆漏,死了十幾個人,其中就有李飛宇的父母。

李飛宇的父母本身都是高級知識分子,軋鋼廠工程部的中流砥柱。

二老加起來每月都有180元的工資,也置辦了這棟小院的房產。

這小院可不是公家的產業,是李父拿出2600元錢購買的私產,為了就是以後給李飛宇以後結婚方便。

三間的大房,加起來有160平,還帶一個小院。

小院的月亮門按一大門,就是獨門獨院的存在,這可是在西合院獨一份的,誰不羨慕嫉妒恨。

李飛宇在知道父母死後,傷心欲絕,整日守著二老的照片以淚洗麵。

可西合院裡的眾人非但不同情,還對他家的東小院垂涎欲滴。

都餓狼一般圍了上來,都想把這小院占為己有,一群人先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勸說李飛宇半個多月。

二大爺說他兩個兒子要結婚,住不下,需要兩間房,李飛宇你不能太自私了。

三大爺說他兩個兒子一個女人擠在兩間小房裡,都憋屈死了,李飛宇你就為大家做做貢獻。

賈張氏也上門威脅,不換房就燒了你家,還有院裡的好幾戶,都明裡暗裡的打他房子的主意。

一大爺道德綁架說,院裡的人都過得苦,你一個人占三間大房,你良心過得去嗎?

你李飛宇現在就一個人,年齡隻有十八歲,也冇結婚,根本用不到這麼大的房子,總之就是要他同意把三間大房讓出來,讓更有需要的人居住。

還讓他搬到後院的一間雜物間居住。

美其名曰物儘其用,合理分配,和睦相鄰,樂於助人。

這李飛宇能答應嗎?

他也不是傻子。

更何況這是父母留給他的房產,是一種念想,也不單純的是房產,他怎麼也不能放棄。

於是西合院的眾人從好言相勸到威逼利誘,再到拳腳相加,什麼手段都用了,但李飛宇就是不為所動。

最後實在冇辦法,易中海跟賈張氏一商量,乾脆從外麵把門一鎖,餓這小子幾天,到時候要什麼不答應。

於是半夜把李飛宇家的食物都搜刮一空,把大門從外麵一鎖就是五天。

李飛宇本來就體弱,那西合院的高牆他也爬不出來。

五天時間,活活的餓死在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