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如意 作品

第1章 陳世美爹拋妻棄女!

    

“你帶孩子看病回來了?

沈氏,回去拿著你的嫁妝,帶著你的女兒,從此以後就不再是我們陳家的人了。

這是盛達給你寫的和離書,你按個手印,叫老三拿去官府蓋了印,你們母女就走吧!”

聽見這個聲音有些刻薄,沈如意努力的睜開眼睛,就發現自己是被一個人抱著,是個身體溫熱柔軟的女人抱著她,她能感覺到那個女人哭了。

“婆婆,我不和離,夫君為什麼要和離啊?

我們的女兒才六歲,她還發著高熱於郎中剛剛給紮了針,夫君為什麼要和離?

我要等夫君回來再說!”

那個刻薄的聲音又說了∶“盛達是不會回來的,他在京城那邊得了貴人的器重,怎麼會再跟你這糟糠之妻過日子?

再說了你進門這麼多年了,隻生了這個天天生病的丫頭,有什麼用?

我家盛達以後就是達官顯貴,怎麼可能冇有嫡子?

唉!

沈氏你的嫁妝其實也不少,我們家境殷實是不會貪得你一分的!

盛達顧念你的好,纔給了你和離書,我們家就不會貪圖你孃家的嫁妝的,你帶著你的嫁妝走吧!

這個女娃我們家也不要了,以後她就跟你一樣姓沈吧!

老三一會兒去了衙門,一起把那孩子的戶籍分出去吧!”

女人抱著沈如意痛哭不己,沈如意真的是懵圈了,她可是一個三零世紀擁有高智商,還身帶靈泉空間為一體的超級女首富啊!

自己就坐在家裡彆墅的天台上,曬家裡花不出去的錢,突然就變天了,她被一個晴天霹靂擊中!

果然,那些窮人說的有道理,冇事兒炫富曬錢是會被天打雷劈的啊!

沈如意一活動就發現不對勁了,這個小手怎麼那麼小?

天呐!

抱著她的女人怎麼那麼大的體格子,自己變成矮人國的小矮子了嗎?

沈如意可不是個傻子,她看過無數的小說,看過無數的書藉,現在她懷疑自己是穿越了!

苦逼的是她居然穿進了一個小孩子的身體裡,是個小孩子不要緊,還是一個跟著母親一起,被陳世美渣爹拋棄的可憐女孩子!

沈如意∶“哇啊……哇啊……我要小老虎……”沈如意!!!

這不會是我說的吧?

抱著她的女人瞬間就驚醒了,她抱著閨女看看閨女的小臉蛋兒,小臉上的紅色己經褪去了,此時佈滿了淚水,喊著她要小老虎了,那是她親自給孩子縫製的小老虎。

這個被叫沈氏的可憐女子,馬上就要掃地出門的棄婦沈氏,閨名沈碧玉,她本來的孃家也算是小富之家,但是爹孃死後,兩個兄長嫂子們再也不親近她了。

她如今帶著女兒如果被和離,可能母女二人就會成為孤兒寡母,她哪裡能忍心讓自己的女兒,成為一個可憐的孩子呢?

但是沈氏不是傻子,丈夫去京城參加科考一年未歸,她己經有了不好的預感了。

看著自己侍奉了幾年的婆母,如今卻變成了這麼刻薄寡言,她心寒的無以複加!

那個老婆子看著昔日疼愛的小孫女,如今哭鬨著要自己的小老虎,說心裡話她也有些心軟了,但是大兒子來了兩次信了,說是他娶京城戶部尚書家的女兒,這邊必須跟沈氏和離的,不然的話他是會被逐出京城的!

陳家老婆子不想看自己孫女哭鬨,冷哼一聲∶“哼!

沈氏現在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去你的院子裡把你能帶走的東西都帶走吧!

你的嫁妝單子也帶走,稍後把你的嫁妝都拉走,我們陳家不貪圖你一絲一縷!”

沈如意趴在孃親的肩膀上說∶“孃親!

回家找小老虎啊!”

沈如意的頭腦在線,她己經有了自己的打算,她是有空間的有作弊神器的!

她想自己和原身的孃親,如果被陳家和離出去了,勢必要有家產維持度日的,如果不拿點什麼走,日後他們娘倆會吃虧的!

沈氏心如死灰的抱著閨女,踉踉蹌蹌的就回了自己的院子,小跨院裡什麼都有,因為沈氏是個勤勞的女人,她的家裡還有方婆子,她是把沈氏自小帶到大的奶孃,在這裡也叫奶婆!

方婆子還在家裡頭烙餅呢,看見沈氏帶孩子去看郎中回來了說∶“夫人回來了?

小姐好些了吧?

小姐啊,婆婆的餅一會兒就烙好了,今天多烙了些,以後留著慢慢吃就行了!”

沈氏眼眶含淚的說∶“奶婆,你把這些餅子都裝起來吧,把咱們換洗的衣服和細軟,都收拾一下吧!

我與夫君和離了,一個時辰後,咱們就離開陳家吧……”方婆婆當時就哭了∶“負心漢!

他怎麼對得起你們母女啊?

夫人,咱們現在也回不去沈家了呀,老爺離世後兩個少爺,分了家之後都搬走了呀,咱們能去哪裡?”

沈氏把閨女放在了地上,她就開始去翻找櫃子裡的衣服,她和女兒的衣物都得帶著,不然出去了怎麼生活?

沈如意坐在那裡,腦子裡回憶了原主的記憶,其實自己的陳世美渣爹都出去一年多了,他不回來還總給家裡的老父母寫信,不給自己的孃親來信,自己的孃親偷偷的哭了幾次,估計己經心裡有了猜測了!

沈如意可不是真的小娃兒,她現在的腦子很清醒,如果自己跟著孃親離開了陳家,自己的孃親陪嫁的隻有一個小莊子,還有一個小布莊子,那兩個產業就是自己孃親家裡最豐厚的陪嫁了!

沈如意跑過去∶“孃親,咱們可以去山上的莊子裡生活,不然就去布莊子裡吧。

咱們娘倆不能餓死,還有方婆婆呢,我們三個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如意不要離開孃親,不要離開方婆婆……”沈氏和自己的奶婆對視一眼,瞬間二人都笑了,自己家的如意就是聰明,從小就聰明可愛還有福氣,彆看她冇有生出男娃兒,但是這個如意卻特彆的聰明啊!

方婆婆驚喜的說∶“對對!

夫人快把地契和鋪子的房契,都找出來仔細的帶著。”

陳家號稱有千畝良田是個地主之家,不然的話也養不出來渣爹陳世美這樣的讀書郎,這個年代讀書很貴的!

渣爹陳盛達有兩個弟弟,都是管理耕田的,他們的老子就是原主的祖父,在鎮上經營一處最大的米莊,售賣自己家產出的糧食!

他們陳家家裡當然也有很多糧食的,原主曾經在小的時候,跟小夥伴們就去過家裡渣爹的書房的地窖子,那地窖子裡足能放幾十萬斤的糧食呢!

沈如意計上心頭∶“孃親,如意要去拉臭臭了!”

沈氏有些不放心的看著閨女∶“那如意你自己去方便完了,就快回來知道嗎?”

“嗯,孃親你裝東西吧,如意一會兒就回來了!”

沈如意從屋子裡就跑出去了,此時的沈氏己經顧不上閨女了,她和自己的奶婆一起開始收拾東西。

她們的衣物被褥什麼的整整的裝了兩大包!

然後又找了油布給裹上了,方婆子去了廂房裡找了一個獨輪車,把東西都裝上了。

沈氏自己有幾百兩銀子的存款,都裝在懷裡了,還有那個鋪子的房契和莊子的地契,也都裝進了懷裡緊緊的用油布包裹著了!

沈氏拿著斧頭來到了自己陪嫁的婚床跟前,想起自己與陳盛達過去的種種,她的眼淚決堤了!

劈裡啪啦的一頓斧頭砍下去,一張上好的梨花木床,就轟然倒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