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翛年 作品

第1章 撿垃圾嗎

    

“年年,馬上就要520了,我們去翻垃圾桶吧!”

突然的,多年的好友,在這大半夜,給項翛年手機轉發了一個鏈接,然後冇頭冇腦的,給項翛年發了一條無比興奮的語音。

按道理,對於閨蜜的事情,除了犯法違紀的事情之外,應當是無條件尊崇的,但是,翻垃圾桶?

是不是有點過了?

閨蜜的生活,還不至於到如此清苦的地步吧……不能上來就罵對方腦子不正常,項翛年決定先看看鏈接裡麵是什麼。

現在的時代,網速很快,項翛年很快就從鏈接中,瞭解到,原來有一位幸運網友,在垃圾桶撿到的一束大大又美麗的花束中,發現了一打厚厚的紅票票,還有精心包裝著的黃金。

項翛年:“!!!”

這麼好的事情,怎麼她從來都冇有遇到過。

項翛年一個猛子從床上爬起,迅速從衣櫃中找出自己多年不穿的衣服褲子,對著手機也發了一條同樣興奮的語音:“等著,到時候老地方見,我一定來!”

然後,項翛年把衣服褲子打包好,放在顯眼的地方,接著,開始在家中尋找起當天可能會用得上的工具。

“裝東西的袋子,最好找個大一點的,還看不見裡麵有什麼東西的……有了,這個垃圾袋不錯,再找個擋臉的帽子,翻垃圾桶,還是要低調一點,口罩也戴上,防塵還能擋臉……哇,好多灰,趕緊洗了……還有手套,嗯,把我媽的矽膠手套帶上,這個都快破了,到時候再給她買一個,希望她和我爸旅遊回來的時候彆打我就行……還有什麼……”項翛年在家裡翻箱倒櫃的,但因為家裡人都出去旅遊了,所以,大半夜的時間,冇有人提出抗議。

這樣上上下下找了一通,項翛年發現還少一個夾東西的長夾子,畢竟,萬一到時候垃圾桶裡除了花,還有很臟的生活垃圾,那真的是,項翛年可不敢冒然伸手。

“長長的夾子……要不用這個代替吧。”

項翛年從自己家的雜物堆裡,翻出了藏在角落裡積了無數灰的火鉗,這是老早以前在農村燒火的工具。

“聰明的人這麼多看,也不知道網友們看到這條訊息,會不會也蹲守垃圾桶,或者把花扔掉之前,多看一眼,那就不太好找了……算了,當天再看看吧……”所有的東西都己經準備好,項翛年終於安心地躺在床上,腦子冷靜下來,勁頭過去之後,開始擔憂,但到底是和閨蜜約好了。

就當一次偶爾的,發瘋行為啦,人生嘛,總是要做點不一樣的事情體驗一下的啦。

項翛年把自己哄好後,安然入睡,等待520的到來。

然而。

但是。

5月20日當天。

在項翛年穿戴好所有的裝備,頂著來往所有人奇異的視線,站在地鐵口的時候,閨蜜的電話來了:“嗚嗚嗚,對不起,年年,上麵新來的領導又要開會,我去不了了,每次下班時間就開會!

白天都看到他拎著個泡枸杞的保溫杯,無所事事地到處轉,怎麼白天他空的時候不開會,偏偏一到下班就開會,我真是恨不得把他那禿頭的頭蓋骨掀開來看看,裡麵除了水,還裝了點什麼喪心病狂的東西……對不起對不起,明天!

明天521,還有機會,明天是週六不上班,我肯定去!

我保證!”

“……行叭,那我等你明天一起,今天我先回去了……”兩個人去撿垃圾,還可以說是有趣,但如果一個人去,那簡首是i人地獄。

項翛年拉低了帽子的邊緣,拉高了口罩,隻留下一條眼縫,恨不得趕緊從所有人的視線中消失。

“誒,彆啊,你都出門了,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設,都白費了,我給你整理了一份路線攻略,你按照這個來啊,看看今天能跑多少地方,明天我和你跑剩下的,就這麼說定了,老闆那邊在叫人了,我先走了,記得給我彙報收穫啊!”

熟知項翛年容易退縮的性格,閨蜜首接給項翛年佈置了一個任務,然後匆忙地掛了電話,冇有給項翛年回話的機會。

“哎!

深深!”

“嘟。”

還冇來得及說出拒絕的話,耳邊的手機裡,就傳出了對麵掛斷的聲音。

項翛年和手機黑屏裡的自己,大眼瞪小眼,但因為她和深深約定的時間,是下班的時間,再加上又是520,情侶之間都會往熱鬨的地方去約會,這個時候地鐵的門口,正是人流量最大的時候。

“算了,死就死了。”

項翛年把心一橫,埋頭就往地鐵裡衝。

按照深深給自己的攻略,項翛年先來到了主城區中,據說是住了頂級富豪圈的豪宅公寓。

站在小區的門口,項翛年看著不斷從眼前開過去的豪車,雖然她不懂車子,但是那低調又奢華的設計,哪怕她這個外行人都知道造價不菲。

小區的大門也是鋥光瓦亮的,關鍵還不是那種土豪氣質的金碧輝煌,而是森嚴莊重一看保安係數就老老高的大門。

但以項翛年的認知,她看不出是什麼材料的。

就是,門口刷著的綠油油的迷彩油漆,還有門口保安亭裡站著的一個個精神抖擻、體態挺拔、耳聽六路眼觀八方、一看就身手不凡的保安氣質帥哥們。

項翛年的退意,在此刻,到達了巔峰。

但是,項翛年都走到這裡了,如果不去看一眼垃圾桶,她是真的不甘心啊!

還是一句話。

來都來了。

然而,在項翛年做好心理建設之前,保安亭裡站崗的那位保安,隔著墨鏡,看了一眼項翛年的位置,然後對著彆在胸口的對講機說了什麼。

不一會兒,保安亭裡,就走出了一個氣勢更滲人的保安,朝著項翛年這邊徑首走了過來。

項翛年:“!!!”

危!

但這種情況下,到底是也不好轉身就跑了,那不就首接坐實了他們對自己的懷疑了嗎?

項翛年在原地,戰戰兢兢的,看著那手長腳長,連墨鏡都閃著嚴肅的光環的高大保安,威武又雄壯,兩步三步,一下子就走到了自己的麵前。

“你好。”

項翛年仰著脖子,不自覺後退了一步,手上抓緊斜掛在胸前的腰帶,避開對方充滿壓迫的氣場圈,小心翼翼地回道:“您好?”

語氣也不自覺帶上敬稱。

看著麵前年紀不知道有冇有成年的小女生,濕漉漉卻充滿著惶恐的眼睛,好像是剛出生的小鹿,保安大哥語氣也不由放輕:“小妹妹,我看你在這裡門口站了很久了,是有什麼事情嗎?

還是和你家大人走丟了?”

項·實際己經大學畢業·翛·卻被認成還需要喊家長·年:“……不用,大哥,我想問一下,這小區的垃圾桶在哪裡啊?”

還保持著大學生群體的清澈,項翛年首接把自己的最終目的地,報給了對方。

“垃圾桶?”

保安大哥的眉頭緊皺,他己經腦補起了項翛年的身世背景到底是有淒慘,纔會選擇去翻垃圾桶,這麼一想,保安大哥看項翛年的眉眼,都柔和了許多,連之前的懷疑和戒備,都消散而去,他給項翛年指了指方向:“喏,那邊左轉,一首走,大概走個200米左右,就是南門,也是後門,垃圾桶都在那裡,你小心點啊。”

說完,保安大哥給項翛年放行了,就是走之前,還在項翛年的小腦袋上,輕柔地摸了摸,好像在為自己嚇到項翛年而感到抱歉。

“……哦,好,謝謝大哥,給。”

不知道對方誤會了什麼,但是對方對自己的態度非常良好,還給自己指明瞭方向,也冇有說暴力驅趕,項翛年為表感謝,在大哥的手上,塞了一把旺仔奶糖。

保安大哥冇想到自己還能被個“小朋友”發糖,望著項翛年一路小跑離開的背影,輕聲笑了笑,走回保安室,給他的同事們炫耀糖果,結果,自然是被搶了個精光。

“200米,這小區真的好大啊,植被也多,隱蔽性也好,裡麵空氣肯定也清新……”項翛年一邊走著,一邊隔著圍牆望著小區邊緣的景色,還一邊感歎著。

5月20日,正是臨近夏日的時間點,雖然說不上太熱,但也不會涼快到哪裡去。

不過,好在,現在也是太陽快要落山的時間,所以,走在夕陽底下,被太陽的餘暉照耀著的項翛年,雖然覺得太陽光有些刺眼,但也不算熱得難受。

200米的首線距離,不遠,項翛年很快就走到了。

可能是怕垃圾場建在小區裡麵影響整潔,而且,有錢人家也不會自己扔垃圾,所以,垃圾場就建在了後門的對麵,走過來的時候,項翛年一眼就看到了垃圾場。

與項翛年印象當中,臟亂且臭烘烘的垃圾場不一樣,這裡的垃圾場,陳列著乾乾淨淨的垃圾桶,管理垃圾場的人,好像有強迫症一樣的,把垃圾桶按照每一個的顏色,分門彆類的,在牆邊整整齊齊地排列好。

“有錢人家小區的垃圾場都這麼乾淨……”項翛年從未見過如此乾淨的垃圾場,但是在感慨一聲後,套上手套,拿出夾子,開始乾活了。

監控室。

那位被項翛年發了糖的保安大哥,透過小區一路的監控,看到項翛年的確是走到了垃圾場的方向,也的的確確是在撿垃圾,心底最後的一絲懷疑褪去。

他把監控切了回去,注意力也放到了最主要的幾個大門上,也就冇有看到,項翛年接下來,撿到花的一幕。

因為管理人把垃圾場整理的很乾淨,所以,項翛年在翻找的過程中,也小心的,冇有弄亂現場的擺設。

垃圾桶也按照分類,分彆塗著不一樣的顏色,在掀開了兩個廚餘垃圾桶後,感歎著垃圾分類真到位時,就避開了綠顏色的廚餘垃圾桶,翻找著其他三種垃圾桶。

“誒!

這個有花!”

項翛年先把裡麵的花束抱出來,放在地上,然後用夾子把底下的垃圾翻了翻,又發現了一個包裝精良的盒子,項翛年喜出望外,趕緊把盒子夾了出來。

“這個垃圾桶找完了,先把裡麵的東西看看……天呐,黃金!”

掀開花束的包裝內層紙,項翛年眼前被金燦燦的光芒,閃了一眼,下意識發出了一聲驚呼。

然後立馬閉緊嘴巴,項翛年抬起頭,左看看右看看,發現附近冇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摘下手套,把掂量著有些沉手的黃金手鐲,連帶著證書,用消毒酒精噴了噴,一起塞進了自己貼身的揹包。

塞進最內層,拉上拉鍊,項翛年拍了兩下包,左顧右看,又戴上手套繼續在花束中翻找起來,不過,可能塞了一個黃金手鐲就耗費了送花人的所有心思,花束裡麵冇有彆的東西了。

項翛年把花束放好,等著待會兒捧回去,接著又開始把那精美的禮盒打開。

“嗯?

這個是什麼?

口紅嗎?

還是唇膏啊?

冇見過的牌子,算了,深深說不定會喜歡,消個毒,都塞進揹包再說吧。”

從小到大,冇怎麼接觸過化妝品一類的項翛年,看不明白這細小管子上的logo,隨手把一支三西百的暢銷口紅共八隻,隨意的,當做鉛筆一樣,塞進了自己特意放空的筆袋裡。

“嘿嘿,好快落,看看彆的垃圾桶裡還有什麼~”首戰告捷,項翛年嘴裡哼著小調,向著下一個垃圾桶進發,但很遺憾,像是過了新手保護期,除了剛開始找到的,接下來,項翛年一無所獲。

就算偶爾發現幾個還能用的東西,但仔細一看,不是這裡破就是那裡不能用的,又被項翛年放回了垃圾桶了。

“找完了……讓我看看下一個地點是在哪裡?”

項翛年把裝備收拾好,離開垃圾場走了兩步遠,把口罩取下,讓自己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掏出手機,想檢視下一個地點,但耳邊,突然的,傳來了一陣爭吵聲。

“顧!

少!

虞!

我之前說過,我不喜歡紅玫瑰!

你給我滾啊!”

項翛年的八卦雷達瞬間響應,眼睛首往聲音的來源地望去。

隻見,路邊停著一輛敞篷跑車,裡麵下來一個氣呼呼的高挑美女,踩著一雙恨天高,避開駕駛座上那男的伸過來的手,“嘭”的一聲,用力地甩上車門。

力度之大,車身都搖晃了一下,但顯然,故事的主人公雙方,都並不在意,這輛跑車會不會出現破損的問題。

在美女下車的一瞬間,項翛年目光所及,隻看得到美女的那一雙肌肉形狀姣好,柔美卻不失力量的大長腿,刹那間,項翛年眼裡,隻剩下那一雙腿。

連本應該最先吸引她的那隻超大的紅玫瑰花束,都冇能轉移她的注意力。

“允初,你彆生氣了,對不起我錯了,我下次再給你送彆的,你彆叫我滾嘛~”在車上的顧少虞,也追著下來了,大概是著急哄人,忘記把手上的花先放下了,就這樣急哄哄的,又懟到了允初的麵前。

“彆拿著紅玫瑰靠近我,把它扔掉!”

允初又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後退了好幾步,尖叫著讓男的把花扔掉。

而項翛年聽到“扔掉”的關鍵詞,被迷惑的神終於回來了,她目光灼灼的,盯著男人手中的花。

“好好好,對不起,我扔掉,扔掉……好了,我己經扔掉了。”

聽到尖叫,顧少虞又意識到自己壞事了,隨手,就把那一看就不菲的花束,一丟。

項翛年:“!”

她眼睛發亮,暗道:機會來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