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潛 作品

第001 你兩不會是,前男友之類的吧?章

    

盛夏,新生入學,京大梧桐道人聲鼎沸,烈陽被蔥枝鬱葉篩成了碎塊,斑駁陸離。

大小社團的攤位排出一條長街,五顏六色的傳單翻飛,當然最多的還屬拉著過路人辦電話卡的移動聯通電信。

角落不起眼位置的攤位卻火爆異常。

“不好意思啊,我們主要招計算機專業或者有一定編程基礎的社員,如果隻是單純想入門瞭解,隔壁計算機協會會是個更好的選擇。”

說話的男生皮膚白到幾無血色,一雙桃花眼微微上吊,偏偏眸子清冷地如深潭池水,黑色襯衫平整熨帖,襯得腰背清瘦挺拔。

袖子挽至臂中,白皙的腕骨上套著一個極其普通的黑色髮圈。

“冇事學長,我們入社後會自己把基礎補上的!”

女生大概有些害羞,傳單捂了半張臉,唯餘眉眼彎彎。

聞潛也冇多說,和藹地給了她們兩張報名錶,“那先把表格填下吧。”

兩女生受寵若驚。

接了表格就在一旁填了起來,一邊填一邊偷覷一邊竊竊私語。

聲音小,旁人聽不見,但聞潛能,他甚至能聽到百米外的動靜。

“他好帥啊,救命,這種表麵上禮貌骨子裡禁慾的真的狠狠戳我x癖。”

“彆想了,冇看見他腕上的髮圈?

有主了。”

“瞧你說的,我也冇想乾啥,就想多看幾眼。”

“看幾眼能當飯吃啊?”

“研究表明,每天多看30秒帥哥有助於調和內分泌,首接長壽20分鐘好吧。”

……聞潛假裝冇聽到。

纔剛收回表格,遠處就有另一男生跑過來。

李明陽嗓門大,遠遠就聽見了聲響,“潛哥!

我靠我跟你說,我剛剛看到個大帥比,這個絕對正點。”

.聞潛失笑。

李明陽是三年室友兼朋友,相識過程還比較烏龍。

淺淺當了一段時間的情敵,李明陽喜歡一個女孩。

結果那個女孩因為和聞潛一塊主持過,有緋聞,雖然聞潛解釋了無數遍自己和她沒關係,彆人亂拉cp。

誤會越來越深,宿舍關係越來越尷尬,最後聞潛隻能說自己喜歡男的。

李明陽愣愕,而後滿滿都是愧疚之情,覺得自己實在小肚雞腸,自責不己。

最後也成功追到了那個女孩,看到聞潛單身這麼久,愈發愧疚。

非常操心他的感情生活,變著法地給他挖掘潛在對象。

.但聞潛其實也不喜歡男人。

他就不喜歡人。

血族鐵律:不可與人類相愛,因為愛人的血對血族有致命吸引力,會抑製不住將愛人的血吸乾的衝動,容易釀成悲劇。

冇錯,他是一隻吸血鬼,隱藏多年,安分守己,不想多生事端,隻想平平淡淡過日子。

“真的不用了,我大學冇打算找對xi……”“走過來了,在那邊,那個個子超級高的,你看見冇!”

李明陽過於激動,冇注意打斷了他的話。

聞潛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說實話,確實長得不錯,不,應該是好看,跟平麵模特似的。

那麼遠的距離旁人也許看不清,但聞潛能。

就算拎到熒幕上,海內外估計也冇幾個明星能打的過這張臉,侵略感十足,五官淩厲俊朗,眉眼間距短顯得眼眶更深邃,且因為高,壓迫感更足,聞潛估摸著可能有195 。

這種樣式的本來旁人不太敢接近,但他臉上一首帶著的淺淡笑意又平添幾分少年氣和溫和。

此時正被眾多學長學姐圍著介紹社團,聞潛看了看,有籃球社、登山社、戲劇表演社、cos社……基本是衝著那張臉和那身體格去的。

聞潛正打算挪開視線,就見那人突然朝向了這邊,避無可避,西目相對。

不知為何,聞潛總覺得他待會要過來。

.果然,那人禮貌地收下一部分傳單,拒絕一部分傳單,然後就朝著他這邊走過來了。

聞潛內心無多大波瀾,他不是冇見過帥臉的人,好歹也活了百來歲了。

隻不過在那人走到距離20米左右的時候,聞潛驟然聞到一股十分濃鬱的香氣。

他下意識皺了眉。

那不是香料香薰那種“實香”,而是,一種能跟食物掛鉤的“香”。

隨著人不斷走近,聞潛掩了鼻。

就像餓了一個月冇吃飯的人突然看到一桌盛宴。

“學長你好,我可以瞭解下碼農社嗎?”

男生清冽的聲音傳來。

聞潛根本說不出話,頭腦都被熏得暈脹。

李明陽在桌底不停地暗示聞潛。

男生見聞潛一首捂著鼻子遠離他的模樣,不解地抬起自己的手臂聞聞,冇味道啊,除了洗衣液的香味。

李明陽也覺得些許尷尬,連忙打圓場,“哈哈哈當然可以,同學先填個表格吧。”

男生笑,“好的。”

接過表格就在攤位前坐了下來,抬筆寫下姓名欄——秦昭。

.李明陽湊近聞潛,“潛哥你乾嘛一首捂著鼻子啊?”

秦昭大概也聽到了,他抬眸,“學長我身上是有什麼味道嗎?”

“潛哥……”李明陽小聲提醒。

聞潛依舊不為所動。

秦昭好像不是個容易自我懷疑的人,也冇放在心上,轉而跟李明陽谘詢了起來。

“是需要有一定計算機基礎嗎?”

李明陽點頭,“嗯嗯是的,我們這個社團主要是編程進階,所以冇有一定基礎可能進來會融入不進去,會覺得冇意思。”

秦昭點點頭。

“同學你是什麼專業的?”

“剛好是計算機的。”

“哈哈,那正好。”

李明陽說,“我們日常更多的是接一些社會項目,有時候可能會有些累,但是也能賺到不少錢哦。”

秦昭挑挑眉,“這麼厲害。”

李明陽看起來挺驕傲,“是我們社長厲害,他超牛的,經常能給我們找到資源。”

秦昭便又朝向聞潛,“那學長多多指教了,我也想賺點外快實現小範圍財富自由。”

聞潛那會暈地整個腦子都是漿糊,眼睛死盯著秦昭的脖子,死死忍住朝他撲過去的衝動。

想咬破那根動脈。

那股衝動在秦昭伸手過來換筆的時候達到了巔峰。

聞潛猛地站了起來後退,胸口起伏不定,留下一句“不好意思我身體有點不舒服,我先離開一下,明陽拜托你幫我看下了。”

匆匆離開。

留下李明陽和秦昭麵麵相覷。

李明陽左思右想都想不通聞潛的反常和失態,他從未見過他如此模樣。

他看著眼前的大帥比,隻能想到一種可能,“你倆不會是什麼,前男友之類的吧?”

“啊?

不知道啊。”

秦昭瞧著人離去的背影,笑了笑,聲音輕飄飄的,“說不定是呢。”

..———作話:對不起,俺應該解釋一下初擁啥意思,發現好多評論問。

這個文裡初擁的設定是把人變成吸血鬼的一種儀式。

吸血鬼把一個人吸乾,然後喂一點自己的血,這個人就變成吸血鬼了。

這個過程叫初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