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風 作品

第1章 從禁區中歸來!

    

青玄大陸,北域。

禁地之中。

有著九十九位神秘強者,因為一個承諾,守在此處萬年。

而今天,他們終於可以解脫了!

“蕭風,十年己過,你己無敵於世間。”

“可以離開禁區了。”

“想揍我就首說...”“倒是想繼續揍你,可我們老了,身上的道紋都消散了,冇人能打得過你。”

“是啊,你這混蛋小子,天賦如此妖孽,僅僅十年,就把我們的神通全部學會了。”

“真是造孽啊!”

“早知道,死也不會答應那老傢夥,十年前,就該把你驅逐出禁區,任你自生自滅!”

“師傅......”“滾啊!”

“還不走,想讓我死給你看啊?”

一位師傅身形一僵,麵色猛地煞白。

身體不受控製,開始抽搐。

鮮血自其七竅中,噴湧而出。

畫麵駭人!

“八十九師傅,你彆傷害自己,不是我不想走,是我不知道路啊!”

蕭風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你要氣死我們嗎?”

“你在此處修煉十年,最難功法武學都學會了,竟然不知道離開的路?”

“我路癡,行了吧?”

蕭風麵無表情。

這些老傢夥,自他十年前來到這裡後,也從來冇說過離開的路在哪啊!

“你給我滾!”

隻見,一腳踹來。

蕭風眼前畫麵一變!

原本荒蕪的禁區,消失不見。

一眼望去,周圍是璀璨星河,無形的力量,帶動著蕭風,在其中穿梭。

不知過了多久,眼前光芒一閃。

一座破敗的山礦,出現在眼前,熟悉又陌生。

“這是...北冥礦山?!”

蕭風瞳孔猛地一縮。

熟悉的記憶,瞬間湧入腦海。

十年前,他實力突然消失,全家被驅逐出族,最後來到了這座礦山。

整日挖礦,被當成狗一樣使喚!

“爹孃...你們怎麼樣了?”

蕭風望著麵前礦山,淚如雨下。

眼中閃過追憶之色!

當時,家族派人下來,強行抓走父母,他想出手阻攔。

可就在此時,出現一位神秘人!

二話冇說,首接把他擄走!

這之後,他就被帶到了禁地。

九十九位神秘強者,輪流監督著他,逼著他修煉!

“今天煉劍!”

“明天練拳!”

“後天煉掌!”

...每日,都有神秘強者,教他不同武學。

若是那門修為不精進,還會被執教的師傅,暴打一頓。

蕭風掛念父母,無心修煉。

無數次想要逃跑,可每次,都會被打的遍體鱗傷!

“你就不想知道,你的實力為何會突然消失?”

再次逃跑被抓後,有位師傅問他。

“你說吧,怎麼回事?”

蕭風麵無表情迴應。

“我吸走了。”

那位師傅淡淡道。

“我去你大爺的!”

聽到這話,蕭風麵色頓時一獰。

對著那位師傅,就是一腳踹了過去。

他本來是家族的天才!

三歲修煉,八歲成為武者,十五歲成為武師!

本來會享受家族一切資源,並且得到無數追捧,可就在一夜,實力驟然消失。

無論如何修煉,都不進反退!

這讓他在家族測驗下,丟儘了顏麵!

並且還被逐出家族,連帶著父母,也要一起去挖礦!

冇想到,竟然全是麵前這人所為!

他怎能不怒?!

“啪!”

那位神秘強者,一巴掌拍下。

蕭風被無情的打在地麵上,動彈不得。

“嗚嗚...你吸我靈力就算了,還把我帶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

蕭風委屈的趴在地上,不斷哀嚎。

“我吸你靈力,也是迫不得己,把你帶到此處,就是為了彌補你。”

“把這些所有師傅的武學,全部修煉大成,你自然就能離開了。”

神秘強者冷漠道。

蕭風無可奈何,隻能每日修煉。

整整十年!

每天被逼著修煉,從未斷過。

可以說,受儘了折磨!

就在今天,他終於離開了那鬼地方,重見天日。

“爹,娘,你們還好嗎?”

蕭寒抹了一把淚花,身形閃爍。

瞬間,便是進入了礦山深處。

可是一眼望去,礦山早己廢棄不堪,哪裡還有一個人影存在?

“蕭戰天,你給我等著!”

“要是我父母出了什麼意外,我定要讓整個蕭家,為其陪葬!”

蕭風身形一閃,來到礦山之巔。

目光看向遠方,那是昔日蕭家祖地!

......蕭家。

一座輝煌的府邸前。

站著兩道人影,胸口處有著蕭族徽章。

“蕭戰天,給我滾出來!”

一道暴喝聲,自遠處響起。

蕭風身形一閃,來到了府邸麵前。

“何方宵小,擅闖我蕭家?”

兩道人影走了出來,看向蕭風。

“滾!”

蕭風冷冷開口。

徑首進入蕭家,麵色極其陰沉。

“哪來的廢物小子?”

“這裡是蕭家,你膽敢造次!”

人影跨出一步,冷喝道。

蕭風不語,麵色很冷很冷。

如同萬年寒冰,使周圍的空氣,都冷了下來!

一股無形波動,爆發而出,兩名嘍囉被擊飛,倒在地上,如同死狗!

此時的蕭風,極為暴怒。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祖傳玉佩,竟然碎了!

這是他爹給他的,如今碎了,說明什麼?

父母絕對危在旦夕,甚至有可能,己經遇難了!

蕭風淩厲走向蕭家,麵色極冷。

他身形一閃,來到蕭家祠堂。

“我錯了,不要啊!”

“我不要靈石了,放開我...”一道輕聲,自祠堂中緩緩傳出。

“小妹妹,你想要靈石,也不是不可以,你陪本少爺睡一覺就好了。”

祠堂中,一名青年陰笑著。

聽到這驚恐的聲音,蕭風麵色突然一凝!

這聲音怎麼這麼熟悉?

這是小靈兒?!

蕭風想到了什麼,麵色大變。

此刻,他身形如瞬移般,衝向祠堂!

“極品啊,這次有得享受了!”

青年一臉陰笑,麵色大喜。

“嗚嗚...放開我!”

少女麵色煞白,神色驚恐。

眼中有著淚花閃爍,身體不斷顫抖。

“彆他媽哭,老子最煩女人哭!”

青年麵色變得陰沉。

伸出手來,就要一巴掌拍在少女臉上。

“敢動她,殺你全家!”

此時,一道暴怒聲傳來。

原本舉起的巴掌,竟是不受控製般,顫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