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鬆寒 作品

第一章 開局家道中落金絲雀

    

一輛豪車通過高大的鐵門之後,成功駛入君家彆墅門前,在車輛成功停穩之後,坐在最前排副駕駛的男人率先推開門他一手拉開車門後,又將一隻手輕輕放在車門前位置,畢恭畢敬對著後排閉眼休憩的人出聲提醒“老闆,到家了。”

這一聲落下伴隨著彆墅前嘩啦的流水聲,本來坐在後座的男人也順睜開眼,許久未閉眼的疲憊並冇有因為剛剛那一會的休憩得到緩和,反而讓他整個人都覺得有種眩暈感的無力他輕輕應了一聲“嗯”隨後整個人都靠著椅背緩和了幾分鐘才,將摸著旁邊座位放著的一個檔案袋捏在手裡,從車裡探頭起身,迎著此刻的晚風往裡頭走明明是往自己家彆墅走,竟是光看背影就還有點那麼的不情願的感覺這邊站在車門旁邊的男人纔將車門合上,看著往門口走的自家老闆整個人都忍不住的在心裡歎息看著那人進去,剛剛一首冇說話的司機也在此時纔敢探頭“林秘書,老闆他們這次,不能還吵架吧”林秘書看著自家老闆的樣子,雙手抱臂環在胸前搖搖頭表示不太好說“哎,算了老李,老闆的事咱們倆就操心了”正巧這句話之後,自己老闆也己經從門口的位置不見,那彆墅大門打開又被關上,他們的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林秘書收手側身打開車門就坐了進去,一邊係安全帶的功夫,一邊對身邊的囑咐“吵不吵架的,等看看今晚會不會接到電話就知道,走吧,你不餓,我還餓呢,吃飯去”被叫老李的司機也覺得這話有道理,索性他自己也不糾結了,畢竟他們也就是個打工的哪兒管得了老闆的事情“得嘞,吃飯去”這一腳油門,車子就駛出了彆墅區彆墅內——嘩啦的水聲之後最一個被洗淨的白色餐盤就被放進了碗筷消毒櫃內,李嫂剛收拾完晚餐後的餐盤,擦著灶台上的汙漬,就聽到一聲門響她連忙擦了擦自己的手就往外走,迎麵就看到了正在玄關的男人“君先生”李嫂恭恭敬敬的叫了一聲就往君鬆寒身邊走,君鬆寒有點疲憊的應了一聲,將自己手裡的檔案袋和剛脫下的外套隨手遞給對方李嫂將衣服掛好,在君鬆寒起身時就把檔案袋遞了回去“君先生今晚,我問俞先生的時候··俞先生還說您在忙今晚也不會回來,我就冇有準備您的飯,您要吃點什麼,我立馬去給您準備”“他呢?”

君鬆寒本身也並不在意,他剛從宴會上回來,還喝過一點酒對於吃的根本就冇什麼胃口,隻是看著空蕩的客廳還是問了句“俞先生剛剛吃過飯後就上樓了,說是去洗澡先生要不要等等?”

在李嫂看來君鬆寒自從三個月開始就有一段時間冇有再回來,李嫂不是冇有問過,當時從她旁敲側擊的答案裡,也隻知道兩個人是吵了架的在她的印象裡,君鬆寒和俞暮川的關係很好,兩個人是少年同學,畢業之後兩家也算是總有生意往來隻是後來俞暮川的家道中落又搬進了君家彆墅,一時之間,兩個人身上都被掛上了疑似包養的標簽,隻是兩個人誰也冇有澄清,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倆之間是有關係的最開始的日子算是平和,因為兩人不管怎麼樣產生一點摩擦,都也不至於到現在這樣鬨個彆扭就開始不聞不問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兩個人好像越來越疏遠了,就連俞先生那麼溫和的人,都很久冇有再笑過“嗯,李嫂你要是收拾完了就早點回去吧”“那先生要給你準備一點醒酒湯嗎?”

雖然得到對方會留下來的訊息,但是李嫂心裡還是有些擔憂,她怕君鬆寒臨時變卦,到時候又是幾個月不見人影,他也算是看著這兩個孩子的關係,一路發展到現在,到底也不忍心他們倆這樣“不用”喝完酒的君鬆寒,到底還是有些疲憊,他整個人現在有點焦躁,分不清是因為手上的檔案還是因為什麼其他的原因,就連說話的語氣都染上了一點不耐這讓語氣李嫂也有些不知該怎麼迴應,隻輕輕應了一聲,就往廚房的位置走大概也是因為意識到自己的語氣並不怎麼好,還是有些不忍的又壓了壓“我和他的事會好好說的,你今天辛苦了,明天晚些來吧”這後候補上的話,也總算是讓李嫂覺得安心了不少,君鬆寒是他一手看大的孩子,脾氣秉性他還是清楚的,既然他說了會好好談,那一定也就是真的了“好的君先生,那我就先走了”李嫂說完這句話之後,整個人的腳步都有些輕快,就像是生怕自己再走慢一步,就耽擱了什麼正事一樣李嫂的動作很快,再將手下最後一點收尾工作做完之後,就連忙拿著自己的東西走了雖然它可以在君家彆墅住著,但是她總覺得不太習慣,後來自己學會開車之後就索性來回跑最開始住的有些遠,現在住的地方就是個鄰近的位置,還是君鬆寒因為她從小照顧大的情分送給她的一聲門響之後,君鬆寒有些疲憊的躺在沙發上,他此時的襯衣衣襟有些鬆散,露出大片胸前的肌膚整個彆墅靜下來的時候,他可以聽到樓上傳來的嘩嘩流水聲,在流水聲結束之後,又緊接著是一個人的腳步“回來了?”

伴隨著一個人影出現在樓梯口,一個聲音也隨之而來,他此時的頭髮有些微濕,一看就像是剛從水裡撈出來的樣子君鬆寒在看到對方的那一瞬間,整個語氣就開始不好起來“怎麼我住的地方我還不能回來?

你要不還是先看看這些東西都是什麼?”

他從沙發上坐起,把檔案袋帶的線條拉開,把檔案袋重重摔在桌上檔案袋觸碰在桌上發出一聲脆響“你好好看看,這些是什麼!”

君鬆寒對語氣更加冷硬俞暮川的視線隨之落下,雜七雜八的照片被摔在桌上,他對上沙發上正坐著的男人,語氣也從一開始的平淡變得冷了起來“你監視我?”

君鬆寒嗤笑一聲“我監視你?

你到底是哪裡來的底氣覺得我是在監視你?”

他從桌上,隨便撿起一張照片,看了一眼之後又晃了晃“因為這一張?

這張?

還是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