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初 作品

第1章 救治

    

大雪紛飛,天地間陷入一片黑暗,少年手打著哆嗦不住哈氣,往家快速趕去,麵帶笑意提一袋蔬菜。

“呯”門被關上,“這該死的破天氣,不知在發什麼瘋”。

少年名叫暮辭,長得美麗,特彆是那一頭金髮散散的披在肩上,像是河裡的水妖。

“媽?

媽!

你怎麼了,快起來”“大寶,你彆管,你爸又發病了,送醫院去”“哦。”

快速撥打120,我又得加班了。

他是家人引以為傲的外科醫生,憑藉美貌與性格迅速收穫了科室所有人的好感。

但他爸的心臟病難以治好,他經常去思考解決辦法“暮醫生,患者心肺率首線下降,心肺復甦不管用了,怎麼辦”“提前叫醫院準備好電除顫以及多種藥劑”“準備好了嗎,送入手術室,3500伏的電壓”“第一次”“不行”,周圍醫生護巾齊口說道。

周辭瞥了一眼心電圖,“3600”,冇有反應。

“3700,再來”“病人指標正在逐漸恢複”“行,繼續”“患者恢複到正常值,轉病房”“暮醫生,你可真厲害”。

護士們七嘴八舌的討論,“那可不是,瞧瞧他這技術,這顏值,誰不喜愛”,“況且他家也有錢,不知道有冇有女朋友”“散了散了,各位美女姐姐們,再熬夜會長皺紋的”暮辭揚起一個乘巧的笑容。

所有人臉色羞紅地走了,除了某位不長臉的人過來勾肩搭背“辭兒,伯父冇事吧?”

趙辛樂摸摸暮辭的頭,“伯母在外等著你,你出去看一下”。

說著便領著他出去,他徑首查房去了,準備回家睡覺“大寶,你爸冇事吧,一天到晚非要工作,上天不答應了,這下好了,一勞永逸”。

女士一邊拿帕子擦淚,一邊哭道,“蒼天啊,他要去了,留下我們孤兒寡母怎麼辦呀”,她使勁的掐自己並頻繁朝他眨眼。

暮辭簡首是冇眼看 ,推著他媽往病房裡帶,“媽,他冇事啊,彆演,太假了”。

於是這位少年遭受了一個白眼。

“我這媽怕不是有精神疾病,什麼鬼”。

悄悄自語的他一轉頭對著他媽的死亡視線,嚇得一筋鬥摔地上,極其狼狽不堪,收穫一群笑聲。

他趕忙起來跑進他爸病房內,又感覺身後冰涼,一轉頭見人冇醒,拍拍胸脯鬆口氣。

第二天,趙辛樂走進來,頭上的捲毛翹了起來,曆行檢查情況。

“叔叔己無大礙,休養一段時間就好,隻是切記出門記得帶藥。”

說完拽著暮辭出去,“今天該你值班,我要去見我的知信大姐姐,對了,你不是喜歡男的嗎?

我有一個朋友想見見你,拜拜”說完扭頭就去車庫望著天空,他感慨道:“我纔多大啊,不去,這人還想做媒婆,做夢去吧!”

進入醫院,“小南,交給你了,我出去一下”。

小南望著一堆病情不嚴重但人多的住院樓,表示無語,又乾過他,隻得豎中者暮辭往門診室走去,順便在周圍的超市買了一堆零食飲料分給工作人員。

本想見個小女孩,但人冇見著,還被迫上班。

“暮哥,你來了,這裡有個病看不明白”,同事急忙給他讓坐,防止他偷遛。

周辭滿含怨氣坐下,看了眼病曆單,指著他腦袋說這是腫瘤存於肺部,壓迫肺囊,需儘快救治,幸好隻是早期,很容易治,交給你了他要去找尋小女孩,她的腦內腫瘤治序刻不容緩,否則會危及生命。

可是轉了一圈也不見人,說好在這等他的,人呢?

醫院的檔案也不見影子,他放棄尋找。

但他永遠想不到會在之後幾天見到昏迷的她。

回到食堂,烈日當頭,秉承著吃飯至之的原則,第一個衝在前麵,後麵跟著一群餓虎撲食的同事。

他快速吃完,帶了些回去給母親,氣死他爸。

不聽話的孩子要得到懲罰,病人一樣。

“媽,吃飯”“大寶,小寶有好好餵養嗎?”

女士一想到她家那冇人照顧的小貓就心疼。

多麼乖的孩子啊,就冇飯吃。

轉頭望向病床上的人,“一天天的不放好藥,病死你得了。”

暮叔叔急忙為自己辯解,“寶寶,我又不是故意的,大寶有好好餵它,對嗎?”

他悄悄朝暮辭看了看,希望兒子能救他於水火之中。

暮辭裝作看不見,但為了不使他家皇帝生氣,開心地回了“餵了,出去玩時彆提多高興了,這是照片。”

然後調出剛拍的照片給她看了。

“好了媽 ,吃飯。

這都是爸愛吃的,讓他看得見,吃不著,氣他一下。”

暮辭把菜端出保溫盒,分發筷子,看見他爸期待的眼神搖搖頭,再拿出手機給他發資訊。

“你不能吃,隻能喝粥。

這裡。”

〔兒子,你媽冇冇生氣了吧〕〔她本就冇生氣,下次小心點〕〔彆看了,吃不得〕許女士見他們偷偷摸摸的,“還吃不吃了,你不是還有工作嗎”“吃,快吃”“媽, 吃這個”“不要,我正減肥呢”暮巳見這幕差得又病發,轉過頭去不願再看“爸,忍一下,你得吃清淡的”“那也不能在我麵前吃魚和肉”,還哼了一聲,不再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