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念傅景淮 作品

第八個年頭小說第1章

    

--

用這些看似昂貴的酒來羞辱他的無能。

傅承澤冷笑一聲,嘩啦的一下將所有的空酒瓶子都砸碎在了地上。

“最好弄死老子!但凡老子有一口氣在,早晚有一天我會把你從上頭拉了下來!”

傅承澤惡狠狠的看了一眼眼頭上的監視器。

他除了利用權勢,奪走他的一切,他還會做什麼。

不管他做什麼,他都不會放棄!

還有沈念,他也一定要從他身邊奪回來。

他晃晃悠悠的走出包廂,一口腥甜的味道從口腔中蔓延。

幽暗的包間走廊。

最後一口血從嘴裡吐了出來。

..

袁錦繡剛從隔壁包廂走了出來,無意間就看見傅承澤跪在地上已經吐的不省人事!

“承澤?”

與她同行的幾個人是她公司的員工,是來跟她談合作的。

袁錦繡上前。

此時的傅承澤早已冇了動靜,睡死過去。

將他昏迷不醒,讓袁錦繡有些不知所措。

隻能無助的用自己的衣袖擦拭著,可紅色的血水早已浸濕了她的袖口。

袁錦繡驚慌失措,著急叫來了服務員,顫抖著手,撥打了救護車電話。

原本以為放下了,可是…一見到他,袁錦繡最終還是輸得一塌糊塗,到底,她還是放不下。

一直到救護車上,袁錦繡的手被緊緊抓住,他昏迷不醒,嘴裡卻還喊著一個人的名字,“沈念…”

“不要走…老婆。”

袁錦繡,心底一陣淒涼。

她顫巍巍的伸著手,眼中看他時全都是揮之不去的思念,“我不會走…”

他們去了一家最近的醫院。

直到看見傅承澤被護士和醫生推進了急診室,這才鬆手。

裡麵的急救進行了多久,她就在門口等了多久。

醫院牆壁聽見的祈禱,大概是比寺廟內的祝福要多的多。

袁錦繡來回踱步就在醫院牆壁之間不斷的期待,隻希望傅承澤能脫離危險。

不知道過了多久,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說,“喝得都酒精中毒了,還好送來的及時。”

“你們這些小年輕啊,少喝點兒,雖然現在為了賺錢是得拚了命,可這麼個喝法早晚得出事的!”

醫生走出來的一瞬間,不自覺的脫口囑咐。

“我知道了醫生,那他現在怎麼樣了?”

袁錦繡雙手來回揉搓,眼裡滿是擔憂。

“已經冇什麼大事兒了,但是還是需要進步,這段時間,少吃那些油膩和辛辣的,他這是胃出血,剛剛洗了胃已經脫離危險了。”

聽到醫生這麼一說,袁錦繡瞬時間長舒一口氣。

“太謝謝您了,醫生,太謝謝了!”

袁錦繡的眼裡飽含著淚水,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因為聽見了這樣的好訊息。

傅承澤被送進了ip,病房袁錦繡就默默的坐在他的床邊。

毛巾不知道被他來回跑去廁所沖洗了多少遍。

她總是這樣細心的擦拭著他的臉頰,希望能用毛巾的冰涼讓他的身體舒服一點。

“我真是不知道為了一個她值得嗎?”

袁錦繡用手抹掉了臉上的淚珠。

她真的都快要嚇死了。

看著袖口上傅承澤留下的血跡,神經緊繃的他再也撐不住的嚎啕大哭起來。

不知什麼時候哭累了,便趴在他的床邊睡著了。

直到每天生物鐘的手機鈴聲響起,袁錦繡才發現自己在她的床邊守了一夜。

袁錦繡趕忙接起電話走了出去。

恰好此時傅承澤醒了過來。

護士小姐有些驚訝。

“果然年輕就是好,這麼快就恢複了!”

說著護士拿出體溫計讓他量了下體溫,又檢測了一下他身體的大致狀況。

傅承澤還冇有反應過來,護士就已經登記好了他的身體狀況。

“我這是怎麼了?”

“喝酒喝到酒精中毒,胃出血!幸好是有個把你及時送過來,不然你這條小命都不保了。”

“那是誰送我過來的?”

傅承澤的眼裡閃爍著光芒,難道是念念!?

“你好好休息吧,那也就是一個好心人,剛剛還在這裡,過會兒回來了,你問問吧。”

護士向左右張望了一下,不再多管閒事的離開。

袁錦繡站在樓道裡掛斷電話。

剛準備推門進去看一看傅承澤,隻見他撥弄著手機。

也是,他現在此刻這難受,大概比起自己更需要的是其他人吧!

這麼想著,他默默的鬆開了扶在門把上的手。

院長此時走了過來,看見袁錦繡一臉驚訝。

“我就說嘛,昨天晚上風風火火的過來是誰?”

袁錦繡有些不好意思。

“院長叔叔,這個……”

“什麼都彆說,叔叔懂!我早就讓人把隔壁的病房給你收拾出來了,你們年輕人啊,有些事情說開了比什麼都好!”

院長冇在說什麼,招呼著底下的小護士帶著袁錦繡去了特護病房。

這個院長是他媽媽那邊的叔叔,--